本页主题: [个人作品]<4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urkarasl
如你所见,普通的文学狐娘
级别: 版主


精华: 1
发帖: 1409
光玉: 8 颗
回风币: 0 MMW$
团子: 0 只
梦の羽: 1 根
同好会: 狐狸妹妹要出嫁
在线时间:48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7-11-06

 [个人作品]<4年>

管理提醒: (lqyjoli)
18X……
偶该给钱么…… (2007-08-15 22:21)
第一话:妖精的翅膀(上)

眼睛睁开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很久以前的梦。
(4年前)
一天,我被交往了5年的女性甩了。因为太干脆了,甚至连让我问原因的空隙都没有。说实话很受打击。一部分认为5年的感情竟然能这么迅速宣告结束,实在让人费解;另一方面,无论从事业还是为人都非常成功的自己,竟然被甩掉,实在不愿承认这种失败感。
那天晚上自己去了和她初次见面的地方,一个街区的小公园,然后坐在那个熟悉的秋千上晃荡。嘴里叼起一支烟,拿起打火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在发抖,甚至连按下打火机的力气都没有。然后自己就叼着那根没着的烟,一直望着天空,看着天空从火红变成黑夜,看着星星慢慢出现在夜幕上,时间流逝异常的迅速,5年的时间,其实也那么短暂吗?
公园里慢慢没有了人,路灯亮了起来,只有我一个人还坐在那。自己低下头,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什么都无所谓了,懂事长的职位也好,房子也好,汽车也好,都好象没有意义了。
那个时候,妖精出现了……
那是一双非常美丽的脚,雪白的皮肤,黑色的指甲油,穿着绑绳式的凉鞋。
“大叔,一个人?”
非常温柔的声音,宛如无尽大海上的灯塔,指引着我。我抬头向那声音的源泉望去,慢慢看到的:黑色的连衣裙,纤细的双臂,幼嫩的肩膀,细小的脖子,水晶一般动人的皮肤,最主要的,是那张妖精般的脸,紫色的长发,细长的睫毛,还有那粉嫩的嘴唇。
“大叔?魂还在吗?”
少女再一次问道
但是自己只是被那动人的外表所吸引,思绪完全沉浸于神创造的美丽中,其它的,什么都没注意到……
少女脸上微微挂起一丝奸笑,坐到了我旁边的秋千上,自己的视线也随之转移。
“大叔,好象情绪很低沉嘛。”
少女的话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中,说不出的挫折感和伤心,再次填满自己的内心。
“啊,稍微发生了点事情。”
自己低声的说着。
“失业了?和太太吵架了?”
少女连续的猜测。
“什么太太,我还没结婚呢。倒是今天正好被女友甩了。”
自己一脸的苦笑。
“诶?!!!!”
少女表现出惊讶的感叹。
“哪里奇怪吗?”
我询问道。
“哦,没,只是稍微有点惊讶而已。”
少女收起惊讶,露出微笑。那个笑容没有半点嘲笑或则可怜的意味,只是那样普通……那样普通的美丽。看着那样的笑容,感觉自己多少恢复了点。
“算了,反正都这样了。”
看到这个样子,少女反而并不觉的高兴,然后用试探的语气问道:
“大叔,要不要我来安慰你?”
自己好象受到了晴天霹雳,心中有种大堤崩坏,洪水一泻千里的感觉。
“应援吗……”
自己喃喃自语道
突然觉得刚才的自己那么可笑,什么妖精一样的少女,好象科幻小说一样;还有,自己竟然沦落到需要这样的人安慰的地步,简直是丧家犬。但是那个女孩并没有变化,还是探过身子期待着我的回答。
我再次掏出打火机,按了下去,点着了……然后自己瞄了一眼那个女孩,宽松的连衣裙显出优美的乳沟,两颗诱人的果实饥渴的垂荡在那。
“呼~好吧,多少钱?”
自己吐了口烟询问道,明显感觉语气变了。
“嘿嘿~800一次。”
少女天真烂漫的笑着回答。
“800?!那么贵?如今这行这么赚钱吗?”
即使不是刻意,自己的语气中多少带着点鄙视,但少女好象完全没有在意。
“当然,我可不便宜。大叔穿的衣服也很贵的样子,不是吗?”
少女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听完这句话,我站了起来,将抽了一半的香烟丢在了地上,用脚踩灭,然后向她点头示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X内容,真的想看的话请联系:murkaras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啊~~真舒服~~大叔好厉害~~那么舒服还是第1次~~”
少女整理好衣服走到了我旁边。
“是吗~恩~这样的表扬高兴不起来啊~”
自己说着拿出了钱包。
“没那回事,真的好厉害,这也是门技术!”
那双天真的瞳孔确实让人怜爱。
“是是~给。”
自己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来递给她
“嘿嘿,谢谢惠顾。”
少女很高兴的接过钱,刚才的红晕尚未退去
“恩?大叔,多了100喔~”
“啊,没事,你拿着吧。”
我并没有多理会,反正以后也见不到她了,就算是给她的印象费吧。
“不要!”
少女很生气的拿出一张伸给我。而我则很惊讶的看着她。
“大叔,我以为你是个好人,很温柔。说相信我的人,到现在为止只有大叔一个,所以我也相信大叔,但是其实大叔还是看不起我吗?就算我是这样的人,但是……”
她的话没有说下去,因为眼泪从眼角上滑落,她哭了。
我发觉了,刚刚还在因为失恋而情绪低下的我,现在却更想关心起她了,她的做的是事并没有什么错,我确实得到了安慰,而我却做了伤害她的事。
接过那张钱的同时,自己慢慢抱住了她,“啊啊,真的是妖精呢~”心里这么想着。

“冷静了?”
在少女停止哭泣前,自己一直坐在她旁边。
“恩。”
带着点犹豫回答了……
“是吗~那我差不多走了,明天还要上班。”
说着,站起来准备离开
“等一下。”
她也站起来。
“恩?”
“大叔,手借下。”
她跑到我面前,我把手伸给她,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见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支笔,然后在我的掌心里写了点东西。
“好了~”
写完了,她再一次露那温柔的笑容。在我手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还有一个名字-诗织
“诗织~~真是好名字呢~”
自己夸赞道
“谢谢~如果大叔要找我的话,随时都可以打这个电话。”
她很腼腆的说着,这也算是商业渠道吗?
“呵呵~如果需要的话,不过,别叫我大叔了,我才29~”
“那么就这样,再见~大叔~”
诗织并没有听我说完,甚至没有问我名字,也许他认为我并不愿意告诉她吧。
少女轻快的跑着,慢慢远离我的视野,月光下背影依旧现的那么美丽,宛如妖精一样。
自己再一次抽出一根烟,点着。

“呼~下次~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后记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我第一次写的H性文章,说实话,写完自己脸红了半天,原来写H小说自己也会有感觉,长见识了..
最近读了本德国一个死刑犯的作品,作品名称保密,它里面有这么一句话:"人在2种时候会说真话,第1 ,要死的
时候;第2 ,做爱的时候."然后结合我以前玩过的一个游戏,想到写这么一篇小说...写成H的文章是为了从做爱
过程中体现出这么一点点细腻的感情来,我认为哪怕这么一点点,也比我其他如何描写的都要真实.而不并是为
满足某特殊群体的欲望,请不要带着有色眼镜读这篇文章,认为自己是为了那部分的,请别问我要.谢谢.

小说是以一个17岁应援少女和一个29岁的高薪阶层的爱情故事为背景.年龄差.职业的差异.等等心理问题都能
考验到这段感情.全卷5话,男主角和女主角各自的视角各2话,大结局1话.

次话:是诗织为视角的故事上篇:<临海的森林>
[ 此贴被murkarasl在2007-08-15 22:42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07-08-15 21:17 | [楼 主]
rozenkuku
级别: 回风新生


精华: 0
发帖: 1
光玉: 0 颗
回风币: -200 MMW$
团子: 0 只
梦の羽: 0 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8-10
最后登录:2007-08-15

 

管理提醒: (lqyjoli)
对于水帖偶更无情 (2007-08-15 23:01)
-_,- 真是太无情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回风币:-200(lqyjoli)
  • 顶端 Posted: 2007-08-15 22:34 | 1 楼
    murkarasl
    如你所见,普通的文学狐娘
    级别: 版主


    精华: 1
    发帖: 1409
    光玉: 8 颗
    回风币: 0 MMW$
    团子: 0 只
    梦の羽: 1 根
    同好会: 狐狸妹妹要出嫁
    在线时间:48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7-11-06

     [个人作品]<4年>

    第二话:妖精的翅膀(下)

    时间是周四的下午,开了一天的会议实在让人身心疲惫。外面的天色就没明朗过,天空被乌云所霸占,从自己办公室的窗口望出去,城市简直像世界末日前夕一样的阴沉。
    “这样的世界里,住着妖精吗?”
    自己不自觉的呢喃道。
    那个夜晚已经过去1个星期了,虽然一个星期里,自己的心态依旧有些烦躁,甚至还把自己的秘书抄了鱿鱼,不过1个人整理资料外加还没人帮忙泡咖啡果然很辛苦啊。想到这里,不知何时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准备给可爱可亲的秘书同志打个电话,一起出去吃顿饭,然后让她笑眯眯的回办公室帮我泡咖啡。
    翻动目录找寻电话时,一个名字跃进了我的眼帘。
    “……”
    那是妖精的名字。
    虽然很清楚不能再和那个少女有任何关系,和应援女子有关系迟早会对公司有不良的影响,这点明明再明白不过了。
    可是……
    自己的双眼怎么也无法从手机屏幕里那个名字上挪开。平滑的手机屏幕上反射着外面昏暗的天空,这个时候,天空仿佛再也承受不住一样,下起了丝丝细雨,然后,屏幕上也出现了同样的景色,妖精的名字仿佛在细雨中沐浴一样吸引着我的眼球。
    “诗织……”

    “嘟、嘟、嘟……嘀”
    随着一声简短的电子音,电话通了。
    “喂?哪位?”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非常甜美的声音,滋润,而又稚嫩,嗯,是我所知的妖精的声音。
    “……是我。”
    犹豫了1秒钟后,我回答了她。
    “啊!!这个声音,是秋千大叔吗?啊~~”
    我皱起了眉头,并不是因为那个意义不明的称呼,而是后面传过来的,我也并不陌生的叫声。
    “在工作吗?”
    理解她现在状况的自己很识趣的提出了疑问。
    “啊,额呵呵,是撒,有什么事吗?啊~~啊啊~轻点啊!”
    对于少女的抱怨,只是让我眉头锁的更紧了。
    “诶?谁打来的,别的客人?小诗还真是受欢迎啊!哈!”
    “……”
    对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涌起了挂电话的冲动,或许被称为“客人”实在有点厌恶吧,虽然事实上确实如此。
    “那个……啊……”
    心生厌恶的同时,电话对面又传来了少女的声音。
    “在工作的话就不打搅你了,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自己的话语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甚至连自己为什么会打电话过去都忘了。现在的自己,只想早点把电话挂了。
    “哦!好的~那个,地铁前雕像那碰面吧,7点左右可以吧。”
    少女的语气中似乎带了点喜悦。
    “没问题,那么就这样。”
    挂断了电话。
    “……”
    再次望向窗外,乌云似乎又厚了几层。请秘书回来的想法,不知何时被自己完全否定掉了……

    7点
    站在雨里大概有15分钟左右了,撑着的伞足够大,没有让雨淋到西装确实安心,不过皮鞋和裤脚就没那么幸运了。比起让熟人看见我身边跟着一个年轻女子,把高级轿车开到这里等人,估计更显眼吧……
    “哈……哈……哈,大叔!!”
    随着一阵踏水声,应援少女诗织向自己跑了过来。
    “……”
    不可能告诉她,别这么大声向我打招呼。
    “抱歉~大叔~久等了?”
    跑到我面前的诗织,稍稍弯下腰,一只手按在胸前,慢慢喘了几口气,黑色的指甲油,突现了她纤细、雪白的手指。
    “那个男的,实在是太能撑了,拖了我整整一下午,重新打扮实在花了我不少时间。”
    诗织继续解释道。
    “啊,没什么,衣服很漂亮。”
    和上一次不同,今天的诗织打扮的更多了几分成熟。黑色的绒织衫,领口大胆的开到胸口,但是从最下端的开岔开始向上,由一块红色的花边布料微妙的挡住了乳沟,因此却反衬出脖子的细白和性感的锁骨,加上脖子上佩带了一条由3颗红色宝石组成的项链,又多添加了几份感性;撑着伞的右手从荷边的袖口伸出,配上了一条银色的细链,再一次体现出以纤细为影象的诗织的手腕;腰件一条白色的宽皮带恰到好处的斜寄在那,搭配深色长裤紧紧包裹着她细长的两腿,视觉上又让诗织比实质上高了2厘米;黑色的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响声,从而让她身上散发出成熟的气息。值得一提的是,诗织今天涂口红了,这让我想起上星期深吻的那双柔软的双唇。
    发现我在打量她后,诗织慢慢站直,腼腆的望向我。
    “不奇怪吧?”
    宛如妖精的诱惑,诗织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晕,深紫色的长发,像景中的雨一样垂直而下。
    “恩,口红颜色也很适合你。”
    对于她动人的外表,我也只能做简单的赞许,不是不想赞许,而是没词汇赞许,有什么词汇能赞许不应该存在于世上的妖精呢?
    “嘿嘿,谢谢。大叔特地邀请我,当然应该好好打扮下嘛~”
    诗织像被抚摩的小猫一样缩起了脖子,害羞的笑了起来。
    “站在雨里也不是办法,去用餐吧,位子我已经订好了。”
    说罢,我便领着她前往这个城市最好的酒店。

    耀眼的水晶灯下,我和诗织依窗而坐,刚到酒店的时候,雨就停了,这多少让人有点小小的无奈,不过相对的,散去的乌云后面,动人的夜空展露出来。
    “这个城市夜晚明明五光十色,但夜空中还是有好多星星呢,简直像是在一望无际的草原或沙漠中的星空一样的壮观,真是神奇。”
    说完诗织举起酒杯,举止高雅的品尝着里面香韵的葡萄酒。不关从哪方面看,都实在难以想象她是个进行着应援的少女。
    “你的言语、举止简直像哪个名门的千金一样。”
    借着葡萄酒的美味,我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嘿嘿,看不出来吧,我竟然是个以出卖肉体来赚钱的女人,嘛,这点举止也是工作需要,比如对象像大叔这样的,不过大叔也真落伍了,这行里这点职业技术是很常见的。”
    诗织脸上的红晕似乎深了一层,是因为不怎么会喝酒的关系吗?
    “别‘大叔’、‘大叔’的叫,说过了,我才29岁!虽然可能长相上可能老成了一点,不过不代表我身心也一样老了。”
    常被人这么说,我的母亲也是这样,18岁的妙龄却已经像个有孩子的母亲,并不是说老,而是长相格外成熟,也许正因为遗传了母亲的基因,我也是29岁的年龄却经常被人误以为是40岁的人,再来如此年轻就坐上懂事长的交椅,就更没人相信我29岁了,不过也不是全无坏处,因为今年50过半的母亲,依旧是20年……不,30年前的脸,这点令我也很吃惊,不过这份喜悦,我也要再过20年才体会的到。
    “嘿嘿,也是呢,大叔的身心我上一周才亲身体会过呢~”
    这样无力的小玩笑,却像妖精在自己身边飞来飞去一样的可爱。
    “都说了~~我叫树海,树林的树,海洋的海,拥有如同深邃的森林和无边的大海一样宽广深密的心胸的意思。”
    就在我报完自己的名字的瞬间,诗织却呆住了,她的表情明显带有惊讶,那双深蓝的眼瞳全开的望着我。
    “怎么了?”
    “……啊,没什么,一下子吓到了。”
    诗织回过神来,视线突然别了过去,微微下坠的眼角,仿佛告诉我那是多么漂亮的一双眼睛。
    自己为什么会被这么一个应援的少女所迷,难道只是因为那个只能用妖精来形容的美丽外表吗?
    “有什么心事吗?”
    或许为了找寻新的话题,我随口问了句。
    “告诉我名字的,你是第1个,真狡猾,这样我不是没办法收钱了,原本还准备涨价的说。”
    表情略带无趣的诗织,将视线投向窗外,虽然她以极小的声音这么说着,不过却没能溜过我的耳朵。
    “那么,房间在楼上,走吧。”
    于是是我放下酒杯,站了起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X内容,真的想看的话请联系:murkaras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结果,直到诗织睡着,我们一共做了3次,一天里接待2个人,对于一个少女来说,让我多少有些罪恶感,也正因为累的体力透支,结束后,诗织马上就睡过去了。我躺在她旁边,原本想点一支烟,不过也放弃了,不想影响到少女的休息。
    “……”
    自己为什么会被诗织如此吸引?单单因为她漂亮?自己很清楚尽凭这点不可能抓的住自己的心。明知道和她的关系是越淡薄越好,人攀上了一定的职业地位,和风尘女子的事件必会对自己不利,但是自己还是打了电话给她,甚至曾有过让她来担当自己的秘书的想法,不过很容易就能想到,自己的公司之下,或许就有认识这位妖精的人士吧~突然让这么个年龄也不确定的少女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无疑是给自己找没趣。
    不清楚的问题很多,她的情况也只有好好问问才行~
    这么想着,自己也闭上眼眸,慢慢躺下,感受着枕边人所散发的丝丝体温,进入了梦乡……

    ……
    “您好,我是新的营业部经理,娜菲芯特。听说您在这里,我就过来了,今天是我第一次给您送报告,若有什么做错的地方,务必请您指出。”
    ……
    “诶?因为还有点工作没做完。嗯?一起吃晚饭吗?好的,如果我可以的话。”
    ……
    “24岁?!那还比我年轻3岁?!我一直以为……太令我惊讶了,树海先生竟然这么年轻就……”
    ……
    “树海~~起来了,虽然会议在下午,中午陪我去吃个饭吧~”
    ……
    “……嗯,我可以的话,能和树海先生交往,我很高兴。”
    ……
    “树海……”
    最后,娜菲芯特的声音转变为诗织的声音。
    “!”
    猛的睁开眼睛,透过窗帘,阳光撒了进来,手表显示的时间是早上6点,离前往公司的时间还早,大可再休息会……不过自己如何也闭不上眼,因为梦见娜菲芯特的关系,使原本已经忘却的伤感再次涌上心头。
    娜菲芯特,这个拥有一半法国血统的女子,高雅的外表,不凡的气质,卓越的工作能力,让我第1次见面就在意起来。在她看上去成熟的生活态度之下,也有让人觉得有女人味的一面,这个让我从内而外注目的女子,也是和我交往了5年的女子,然后,就在上周,我被她甩了,也就那个时候,我遇见了诗织,得到了她的安慰……
    哦……原来如此,自己明白了,之所以会那么在意诗织,是因为一时的伤感,让自己把诗织和娜菲芯特重叠了……
    想到这里,我这才意识到,应该睡在旁边的诗织不见了。
    “走了吗?真不准备收钱啊?”
    这点上和娜菲芯特不同,娜菲芯特不被感情所左右,所以才能毫不犹豫的将5年的感情扔于一旁。不过我错了,当我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地上衣物依旧像昨天一样散乱,其中,有诗织的衣物。
    “还真是表里如一啊……”
    2次和诗织见面,她的衣服都是黑色调的,包括地上散落的一套黑色蕾丝边内衣……这时,我听到浴室发出的水声。
    我披上酒店的睡袍,从冰箱里拿出一瓶乌龙茶,坐在窗边的沙发上整理着思绪。
    过了会,诗织单着一条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一丝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洒到她的身上,她两手向后,将刚洗好的头发“唰”的一声向后甩开。
    一瞬间……那一瞬间的美让我看的入迷……
    ‘不对……’
    自己的内心,不知道对什么进行了否定。
    “啊啦,树海先生已经起来?昨天明明那么努力的说。”
    诗织带着一脸天真的笑容,对我开着小玩笑。
    “你还真是喜欢拿我寻开心啊,小心我真的不付钱,你想涨价的梦想也破灭了喔。”
    借着昨天所听到的,思考出了最好的反击方法。
    “……你听到了啊?切~”
    感到不爽的诗织,孩子气的鼓起了脸。同时这也让许多问题再次浮现出来。
    “开玩笑的,钱我会按照你所希望的付,不过有些关于你的问题我想了解下,能够满足的话,我付双倍的钱给你。”
    说实话,这种用金钱了解的信息让我很是厌恶,不过前几分钟我还坚信诗织只是把我当客人,她的工作对象,金钱的来源而已。
    “……”
    但是诗织的动作停止了,宛如时间停止了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不过,却以极为冰冷的眼神看着我,不错,简直像是看着一个厚颜无耻的乞丐在那装可怜讨饭一样。
    “诗织?”
    我叫了她的名字。
    然后,她向前走了一步,这让我打消了时间难道真的停止了的怀疑。但是,接下来将被停止的,是我的时间。
    诗织又向前走了一步,然后便不带犹豫的向我走来,途中浴巾也从她身上滑落,不点破会让人误以为是白玉雕的诗织的裸体,再一次夺取了一半的思考能力。不过诗织并没停下,她径直走到我面前,弯下身体,一双玉臂环住了我脖子,下一秒,花瓣双唇便附了上来,加上刚刚洗完澡的她,身上散发出一股香波的味道;几秒后,她放了我,眼神依旧冰冷的望着我,说实话,我一生都没有窘迫过,即使曾面对经济势力翻我的公司几倍的企业,我也未曾有一丝动摇,但是现在的我,竟然不法从她的视线中挣脱。
    ‘不对……’
    心中再一次对不明的东西进行了否定……
    “可以,如果我把我所有的事告诉你,就算是天文数字的金钱你也会支付吧?”
    语气变了,虽然眼神冰冷,但是语气却十分妖媚,或则说,这才是这类做应援的女子所用的“妓女”的语气吧……恶心到我想吐……不过下一秒我就明白了,她这是在生气,或则说愤怒,和我2次接触,她未曾这样说过话,有哪里不对,我的思考在哪里脱轨了……
    当我好不容易决定把那些问题放一边,先对刚才话语进行修改的时候,诗织已经无视掉我,将衣服慢慢穿好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向门口走去。
    “等……等下!”
    我急忙跑过去拉住一支手已经握住门把手的诗织。
    “抱歉,刚才我说错话了,你这样的女孩子我还是第1次碰到,搞不懂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我的思绪完全乱了。”
    一边向她道歉,一边不知后果的把内心的话说了出来。
    “对我着迷了?”
    诗织从门把手上将手收回,转过头来,以我所知的妖精的眼瞳看着我,语气也变回了我所知的她……

    ‘啊,妖精果然不好对付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后记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别想了,我也很惊讶这作品出自我之手,难道说神暗示我下辈子该做个男生?!心情好复杂……
    不知道用诗织角度写这个故事会是几年后的事,阿门……
             
    顶端 Posted: 2008-12-07 23:32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回忆之风 » 回风文学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