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翻译]BFE的结局(1/26完成了全部16个~) --]

回忆之风 -> Colorful World -> [翻译]BFE的结局(1/26完成了全部16个~)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  Pages: ( 2 total )

tjx 2007-01-20 21:46
本来小白的我对戏画及其游戏是一无所知,直到去年6月,本想去买点PS2游戏来玩,没想到偶然看到了下面这张游戏封面

当时就一愣,心想:PS2上怎么会有18X的GALGAME?出于好奇,我就买了这部游戏……
结果直接被桃井はるこ的《LOVE.EXE》和强大的声优阵容所吸引(当然,kotoko的《face of fact》更加经典~~~)。很快,我就心甘情愿地陷进去了……orz
通了16个结局之后,这部游戏便成了我心中的又一部经典GALGAME,也让我开始关心起戏画来 =v=
后来觉得PS2的有缺陷——没能很好地表达出洗脑的那段 >.< (果然不可能出现18X的剧情 -v-),就下了PC上的又从头到尾玩了一遍。(其实完全是为了看エロ剧情 -_,-)

关于游戏的剧情我就不说什么了。
出于对此游戏爱,我本来想把16个结局都翻译出来,但是就在刚准备动工之际,最RP的事情发生了——硬盘爆掉!!!近30G的GALGAME都没了,所有计划浮云 T_T
好在12月9日左右联系到了回来做BF OVA的K大,向他要到了PC版BFE的游戏剧本……嗯,真是要感谢K大呢~~~
本来想在翻译里加大量CG的,但游戏没有了,就只能以这种全文字的形式放上来了 orz
不过因为我的日语才刚到能开始去学的水平,所以有什么翻译上的错误请大家多多指正,多多包含~~

PS. 游戏人物的所有名字我都没翻出来 =v=b
===============================================================================================

……作战终了后、我们回到基地已经数日了……。
恐怖组织中最凶的“飞刀”因为头目的死亡而坏灭。
它的构成人员大部分不是死亡就是被逮捕、
逃走的人只是极少数而已。
最重要的是、当局亲自出马参与了如此彻底的镇压作战
好像给与了它们各方面的打击……。
可能是因为受此影响、中小型恐怖组织的活动
这几天可以说是完全看不见了。
令人意外的是反芯片主义者同盟的合法组织
做出了要支援这次军队作战的声明。
好像就因为这件事在它们的同盟之间起了波乱
但那些都不是我们所要管的事。
……这样那样的、事后处理的忙乱也告一段落了
基地里有了入队以来第一次的安静……。
……对于这份安静、现在的我不知如何是好……クーウォン的话还在我的耳朵里回响着。
如果不是被你们所邀的话亲友就不会死……
而且、对于这份罪你自身是绝对否定不了的……
透「……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
……是的、我很明白这个事实……只是、因为不承认、我才紧咬住报仇不放。
……真正明白了这个事实的现在、我失去了留在军队里的自信和理由。
……我坐在后院里、手中紧握着退对申请书……。
みのり
みのり「……你在这里啊、透」
……みのり是来找在后院里的我的……我一边感觉到这是熟悉的画面、一边呆呆地望着みのり……。
みのり「真是厉害啊、透……听说连长官也稀奇地表扬了透的事哦……」
打倒恐怖组织的头目、救出被抓的同伴……虽然建了如此殊勋、但我心里没有喜悦……。
透「……是吗」
みのり「……洋介他们说要举行祝贺会……所以……」
透「……对不起、今天没有那心情……」
……虽然觉得我行我素的态度不好、但我不由得说出了冷淡的话……不管怎么说、以这种状态喝酒、一定会失常的……。
みのり「………………」
……みのり的脸上失去了笑容、很担心似的看着我的脸……我总是让みのり露出这样的表情。
……为了要遮掩不高兴的心情、我对みのり换了别的话题……。
透「我说……彩音怎么样了……?」
みのり「……入院了、现在、在集中治疗室……以后的事好像还不知道……」
透「……是吗」
……彩音、ゲンハ、还有クーウォン……被什么思想所缠住的人都离开了战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常的心死去的时候……变得不再是人类的时候、那种事就是被命运所注定的也说不定……。
……如果自己也一直被复仇心缠住的话、一定现在也和他们一样的命运……这种奇妙的确信一直在我的心中。
みのり「……透……」
……一下子、みのり把手轻轻地放在我的双肩上、一抬起头来只见みのり好像要和我的眼神相合似的蹲在我的眼前。
みのり「我们已经、不只是工作上的伙伴了……你是这样认为的吧……所以、如果有烦恼的话……」
透「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
みのり「……只是……?」
透「……那个叫クーウォン的男人的话、无论如何都抛不开……」
みのり「……请不要在意那些人的话……因为他们只是为了利用透而已……」
透「……不、至少、关于优哉的事、那个叫クーウォン的男人的话是正确的……」
みのり「………透」
透「……即使不被说也明白、优哉死的原因在于我们……只是、因为不承认、所以才拼命紧咬住报仇不放」
みのり「……………」
透「……真是毫无道理的相反怨恨啊」
透「……只是、既然已经明白了、就不能再用报仇来欺骗自己了……既然已经放弃了、我做军人的意义就没了……」
みのり「所以……打算辞离军队吗……?」
……みのり看穿了我所要做的事情……我一边不由得苦笑着、一边伸展着腰站起来……
透「……现在的我再也没有战斗的理由了……总觉得、空荡荡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透「留下来的只有导致朋友死去的罪恶感而已……这种状态无法战斗啊……」
みのり「……这样、又要自己一个人痛苦吗……」
……小声地说着话的みのり的声音是含泪的声音。抬起头来一看、みのり的脸颊上静静地流下了眼泪……。
みのり「……不要辞职、透……」
透「……みのり……」
みのり「……如果、无论如何都要离队的话、我也跟你一起……」
透「……不行啊、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一定会完全依赖みのり变得再也离不开你的……!!」
みのり「透………」
透「……我、一定会对みのり撒娇、会使你感到许多至今为止那样的不高兴的回忆……!」
透「……于是、如果みのり不在了我就什么也做不了……这样就太差劲了……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
みのり「……有什么不好的……即使是差劲……」
……みのり一边用手指拭去眼泪一边勉强地对我微笑。
みのり「……痛苦的不是只有透啊……我也……我也……」
……みのり的声音哽咽了。那一瞬间、我明白了。みのり也一样忍耐着无法挽回的痛苦……。
透「みのり………!!」
我用力地抱住みのり、みのり也越痛越紧靠我的身体……。
みのり「……呜……我也、没有透的话……再也……」
透「……………」
みのり「……太狡猾了、透……呜……让我如此的烦恼……随便消失什么的……」
透「……我知道了、再也不去任何地方了……我们一直在一起吧……所以、不要哭了……」
みの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みのり像个孩子似的在我的胸口、大声哭泣着……相识以来第一次看到みのり的这一面……。
みのり至今为止、在任何人面前都没表露过这份柔弱、一定只是一个人忍耐到现在……。
……正因为知道同样的柔弱和痛苦、みのり才温柔地一直为我做着支援工作……想到这里、就更爱みのり了……。
透「……真是笨蛋、为什么要哭啊……」
みのり「呜……呜……对、对不起……但是……但是……」
……我用嘴唇塞住了、小声啜泣着的みのり的嘴……
就以那样的姿势
我们连时光的流失也忘记了地一直互相拥抱着……。
……导致亲友死亡的男人和导致孩子们死亡的女人……
我们的痛苦暂时、是消不去的吧……
正因为这样、才深深爱着对方……。
……说不定这是互舔伤口。
但是、能有互舔伤口的人在的话、
至少我们还能以人的形式继续存在着……。
……只要还是人、我就还能战斗……
接下来我要为了みのり继续战斗下去……。
透「……再也不会让你哭了……因为从今以后由我来保护你……」
みのり「……是、请保护我……透……」
……我们互相接了很久很久的吻……。
透「……好了……回到大家那里去吧……让洋介久等了就啰嗦了……」
みのり「……是……」
……“飞刀”坏灭了、网络上有了一时的和平……
但是、即使如此、也不是说网络里就没战斗的事了……。
武装的犯罪集团不只是“飞刀”而已
过不了多久在那之中
一定就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クーウォン。
即使如此、只要一直战斗下去
总有一天网络上一定会有平安的日子到来的吧。
……同样地我们的心也一定会总有一天得到治愈
迎来平安的日子……。
……只要有みのり在身边的话……。
=================================================================================

……从那以后、到底经过了多少时间呢……?
……成为恐怖份子的战士的我、
已经不知多少次、与军队和V·S·S交战了、
已经杀了许多士兵了……。
……虽然对于クーウォン他们的思想还有不适应的地方、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也都不在意了。
……无论是怎样极端的思想、只要在这个漩涡之中就是普通的……
更何况只靠思想的话战士是无法战斗的。
……有时候、虽然也会想起军队的生活和みのり、
但是感觉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即使如此心中的痛也不会消失
所以人类真是不方便的生物……
这也没办法、人类不能同时去追两个希望。
终演
……然后现在、我再次潜入了军队的构造体内部……。
リャン「不好了……被军队那群人发现了!!有虚拟武装去你们那里了!!」
透「好……你们先散开脱出……快点、这里有我来抵挡!」
「对不起……同志、别死啊!!」
リャン「透、你还在那里吗!?……太危险了不要这样!」
透「你知道的吧……我是因为为了找军队的虚拟武装才来的……!!」
……尽管已经和军队交战很多次了、但是我至今都没遇到过杀死优哉的仇人。
……但是、如果在优哉被杀的这里的话、就一定能遇到仇人……我是这样坚信着的。
リャン「你想自杀吗?……我说、透……!!」
……リャン要开始流露出无止尽的凶恶态度了、我切断了通话……与此同时视线一端的个人通话的按钮亮了起来……。
透「……到底、是谁……?」
带着不舒服的预感、我打开了回线接受了通话。
みのり「……找到你了啊、透……」
……我无声地凝视着那张熟悉的脸……みのり也有一点悲伤地、一直看着我的脸……。
みのり「……我现在的拍挡正在朝你那边去……」
透「……みのり……」
みのり「……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的支援工作……永别了、透」
透「……みのり!!」
……就好像是要拒绝和我说话似的、通话被一下子切断了……然后……。
透「……那家伙是……!!」
……用巨大的爪子武装起来的、那个可变形虚拟武装……就是长年在寻找的杀死优哉的仇人……。
「……………………」
……我和对手就像在互相评估似的相互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在我的背后是……。
……能感觉到看着那样的我们的、那个电子体幽灵的视线……。
……电子体幽灵以好像很悲伤的眼神、只是从远处一直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们的战斗……。
……就好像、已经看穿了、结果不论是胜还是败对我来说什么都没有了似的……。
透「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像野兽一样叫着、一边向仇人攻去……
仇人也向我挥来了巨大的爪子……。
电子体幽灵
就在那里看着我人生燃尽的样子吧
这就是我人生最棒的祭典……。
在みのり为我准备的舞台上
我要倾注一切……。
……因为这场战斗结束的话、
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

「……透……」
……有谁在叫着我……。
……消毒液的香味、微弱的风扇声、包围着身体的柔软的触感……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みのり「………透」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床上……。小队的同僚们都并排站在旁边……。
透「……这里是?」
みのり「这里是集中治疗室……透、已经睡了三天了啊……」
透「……是吗」
我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臂……那里一点伤也没有、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洋介「真的是很危险啊!……如果再晚一点发现的话……」
透「先别说那种事了、彩音呢?……彩音怎么样了?」
みのり「……………………」
……伙伴们都互相看着对方沉默了、那种表情使我有种不吉利的预感。
透「喂、为什么都沉默了……!?彩音也入院了吗……?」
カイラ「我说、透、冷静地听着……彩音她……」
透「彩音她发生什么事了………!?」
カイラ「……彩音到昨天为止还躺在透的邻床的……昨天、一天里就急着退院了……总之是很健康哦……」
透「什么嘛……」
我叹了口气……。
透「カイラ……让人想歪也该有个限度吧?健康的话就直接说健康啊……!」
洋介「必须要冷静地听着的是接下来的事啊……」
透「……什么事?」
みのり「退院之后、就马上提出了辞呈……啊!?透!?」
……不能冷静地听着了、我就像滚着似的爬下了床。
みのり「太乱来了!!……暂时还要静养、医生说了!!」
透「冷静不下来啊!!……是要帮我、还是要指责我快点决定一个!!」
……虽然是踉跄着、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拼命地向着彩音的房间走去……虽然是想跑去但身体还不怎么听我的话。
カイラ「真是的!……尽乱来……!!」
……虽然那样说但我还是得到了伙伴的帮助、总算来到了彩音的房间。把手放在了门的把手上就那样把门打开……。
透「……彩音!!」
彩音
房间里面空无一人、我精疲力尽地在门口瘫坐了下来……。
「……你没事吧?」
……不知是谁、把手放在了那样的我的肩上……。
透「真是烦啊……所以说是……!!」
不由地生气起来回头一看……。
彩音「………………………」
……声音的主人是彩音。
透「……彩音」
彩音「……对不起、透……都是因为我的错……」
透「……………」
彩音「……虽然无论怎么道歉都无法挽回……但是……」
透「……………」
彩音「……放心吧、我再也不会出现在透的面前了……真的很对不起……」
……只说了这些后、彩音就背向我、准备就那样走了……。
透「你要走吗……」
彩音「…………」
透「是谁说了要你从我面前消失的!?……你这样做、是打算再让我痛苦吗……!?」
彩音「……请你明白、透……因为有我在的话透就会变得不幸……」
透「为什么、那样做是想成为悲剧的女主角吗!?……彩音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彩音「……当然想在一起……!」
……叫着的彩音的脸因为苦恼而变形了、从看着我的眼睛里好像快要流出泪来了……。
彩音「……但是、我、该以怎么样的脸面站在透的面前呢?……即使现在这样、也是感到对不起你地想死!」
透「……不准死、与其死还不如一直呆在我的身边」
彩音「………透」
透「……如果觉得对不起我、就请一定、要一直呆在我的身边……我想和彩音在一起」
彩音说不出话地看着我……高涨的眼泪流了出来、嘴唇微微地颤动着……。
彩音「……可以吗?……真的可以那样吗?」
透「啊、我的愿望只有这个而已……我喜欢你、彩音」
……我紧紧抱住了彩音……被紧紧抱住的彩音的身体微微地静静地开始颤抖起来……。
彩音「不行……透……再这样就无法控制自己了……快要哭了……」
透「那就不要忍耐了……在我面前不用再忍耐了也可以啊……」
彩音「……呜呜……!!」
……彩音紧紧抱住我的身体、像少女一样开始哭起来……。
只要哭出来眼泪就再也停不住了……就好像要把忍耐至今的那份也取回来一样、彩音一直不停地哭着。
透「……好了、尽情地哭吧……以后再也不要为这种奇怪的事而忍耐了……」
彩音「……呜、透……」
……就那样我们的嘴唇自然地触合在了一起、
就好像互相需要着对方似的一直合了很长时间……
……失去的东西无法取回。
但是、即使如此人还是能得到新的东西……
……迷失了的人们、
如果真的要追求新的东西、
就一定能得到那个吧……
……只要没有放弃、没有停滞不前的话就一定……
彩音「啊…………」
透「……切、在这种时候……」
……一边咂着嘴一边抬起头来、
只见在前面不远处的通路上队长和小队的伙伴们都在等着。
……伙伴们的脸上是笑容。
……队长的手上捏着被撕碎的辞呈。
透「……真是没办法……走吧!」
彩音「……嗯!」
……我们互握着手、向着作战室跑去……。
==============================================================================

「……透……」
……有谁在叫着我……。
……消毒液的香味、微弱的风扇声、包围着身体的柔软的触感……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みのり「………透」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床上……。小队的同僚们都并排站在旁边……。
透「……这里是?」
みのり「这里是集中治疗室……透、已经睡了三天了啊……」
透「……是吗」
我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臂……那里一点伤也没有、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洋介「真的是很危险啊!……如果再晚一点发现的话……」
透「先别说那种事了、彩音呢?……彩音怎么样了?」
みのり「……………………」
……伙伴们都互相看着对方沉默了、那种表情使我有种不吉利的预感。
透「喂、为什么都沉默了……!?彩音也入院了吗……?」
カイラ「我说、透、冷静地听着……彩音她……」
透「彩音她发生什么事了………!?」
カイラ「……被上天召走了、永远的」
归还
……在那件事之后、我马上就离开了军队……
忍受不住停留在会想起彩音的地方。
……然后我也不再驾驶虚拟武装了……
无论是做什么工作都好、虚拟武装的战斗已经害怕得不敢做了……。
……并非是亲戚的我、虽然因为为彩音立了墓碑、
而和彩音的亲戚发生过一次争执、
但是意外地托队长的福得以从中脱身出来。
……得知彩音第一次被ゲンハ捉为人质时、
把她救出来的是队长这件事、
是在那之后的事了……。
……然后、现在、我在彩音墓地的附近借了一间小屋、
像个隐士似的一直生活着……。
八木泽「……从那以来已经一年半了吗……过得真快啊……」
……很难得的队长来扫墓是初夏的事了。
透「……真难得啊、队长会来……」
八木泽「啊……因为有点事……」
……还是老样子面无表情轻描淡写化解了我的提问、取而代之的是在我耳边偷偷摸摸小声说道。
八木泽「……有些一定要告诉你的话……」
透「……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八木泽「啊……ゲンハ他啊……那家伙、好像还活着……」
透「怎么会!?……那样都没死……!!」
……说到这里我缄口了、在和彩音用虚拟武装打倒他的时候、一般来说就应该死了……。
八木泽「大概脑细胞正是由肌肉组成的吧、本来是没必要的……总之、在看到他尸体之前对那家伙是不能放心的」
透「……话说回来、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八木泽「拜那家伙所赐第一小队产生了人员缺损……虽然不得不补充一个人、但是与キルステン和柏木配合地好的人不太有啊……」
透「……我对报仇什么的、已经感到腻烦了……特别是不再想和ゲンハ扯上关系……」
我重新面向了彩音的墓地……没错、我和彩音说好的。报了仇后就一直在一起……。
八木泽「是吗……算了、我不勉强你……」
队长深深叹了口气后转身背向了我……走了几步、在那里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站停了……。
八木泽「对了、差点忘了……这么说来、找你还有件事」
透「……还有件事?」
队长把一个满是褶皱的信封拿出来给困惑着的我……我一边感到可疑、一边接过了那个信封。
透「……这是!?」
信封的背面有紫藤彩音几个字……收信人的名字是我的名字……!
八木泽「你离开了军队之后、在整理衣橱的时候发现的……虽然想着一定要给你但是忘了……对不起」
我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队长的话一边拿出信封里的东西来看……信封里是一张写有很短一句话的便条……。
……对不起、透。
如果和你有这么难得的缘分、
我更希望能以不同的方式和你相遇。
希望能更早地和你相遇……
「………彩音………」
我一遍又一遍地读着这短短的几句话……。
……如果、没有ゲンハ的话……如果优哉没死的话………说不定我们的相遇不会成为悲剧。
但是、如果ゲンハ不存在优哉又没死的话、说不定我们就不会相遇、这也是事实……。
对于这个矛盾、我想过了无数次……但是有一点、有我没有注意到的事……。
只要没有ゲンハ的话、即使我们不相遇也会幸福地生活着……如果我和彩音有缘的话、说不定也能幸福地相遇。
至少彩音是这样坚信着的……彩音坚信不疑地相信和我是有缘份的……。
透「……ゲンハ那家伙还活着吗?」
八木泽「啊、因为bossクーウォン不在了、所以比以前更加恶劣了……说实话完全拿他没办法」
透「……那样的话、下次一定要把他送回地狱去……」
……听了我的话队长微微皱了下眉、慢慢点了点头。
八木泽「……很期待你的表现哦、相马」
我的脑子里一瞬间、涌现出队长是不是故意把这封信的存在隐藏到现在、这样的疑问……但是、即使是那样也没关系。
我明白的是ゲンハ还活着这件事……而且、只要那家伙还活着、就有可能会产生像彩音这样不幸的女性。
如果彩音还活着的话也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吧……那么、我觉得还活着的我代替彩音、贯彻她的意志才能让她最快成佛。
透「……彩音、做个了断后就回来……虽然在那之前、短暂的一段时间里、要让你一个人独处……但是我一定、会回到这里来的」
我面向着彩音的坟墓以眼神来道歉……在那样的我的脑海里听见了彩音的声音。
……我不是一个人、因为我一直和透在一起……
我破颜一笑、单手拿着夹克衫和队长一起走了……
明明是再次、向着地狱走去
但是我的心里充满着奇妙的开阔感。
……没什么、这一次我一定能战胜ゲンハ。
……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那件事之后、我马上就离开了军队……
私自械斗结果杀死同僚的重罪犯、不可能再留在军队了。
……在那之后从保安会社到佣兵部队……
在合法、非合法的职业间转来转去、
就连在恐怖分子里也呆过。
……只要能战斗什么职业都行
这条就是唯一的职业选择的判断基准。
……杀的人、已经数都数不清了……
是个恶名昭著的战斗狂……
只有敌人在一直增加着、连月菜也从我的身边离去了…。
……所以、除了我以外已经没有人会来聊天室了……。
因果报应
透「呼……」
……喝得酩酊大醉的我横躺在草原上。枕头边上散乱着假想药物的盒子、不停地污染着假想的草原和我的脑神经……。
……虽说是假想、但是其效果却是真的。
透「年轻的草原之狼现在也变成了贪恋药物的鬣狗了……」
……在苦笑着的我的耳边、有谁在踏着草地的声音……抬头一看、优哉一个人站在草原之中……。
优哉「…………」
最近这种事也不少有、我的脑子也快要成佛了吧……。
只有一件令人在意的事是、难得见到的优哉的脸好像很不高兴似的瞪着我……。
透「哟、优哉……明明帮你报了仇了、干什么啊、那张苦涩的脸……」
优哉「…………」
透「那是个很坏的女人……是真正的瘟神……真的是很坏的女人啊……」
少年「……你是相马透吗?」
……那个声音、使我恢复了正常……他不适优哉……有谁突破了聊天室的防御壁!
透「你是……什么人……?」
少年「去死吧……为哥哥报仇!!」
……枪声、然后伴随着冲击、我背向后到了下去……
面向天空的我的视野中只映射着一片青空……。……报仇……对于那个词我抱有奇怪的放弃之心。
我不知道到底我杀了谁、这个少年和那个人有什么关系……我杀了太多的人了。
透「……因果报应吗……」
……明明马上就要死去了、想到什么心存留念的事都没有、我就从心底里想要笑出来……我是多么荒唐的、滑稽的存在啊……。
……到了那个时候我想到了……我的心已经随着彩音的死而死去了……那之后的我的人生只是在寻找死的地方而已。
……满视野的广阔青空、让人感觉到现在已经目眩了似的眩晕感觉……化为耀眼白光的天空映射着少女的身影。
……电子体幽灵……
只有她好像很寂寞似的来送我最后一程……。
透「哟……来迎接地还真是晚啊……这样一来我的灵魂不就变得一文不值了吗……」
电子体幽灵静静地摇了摇头、
她的手慢慢地向我伸了过来……
那双手碰到我的时候、我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吧。
……但是、没有人为了我而报仇
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啊……。
……刚这样想了之后、周围就被黑暗所包围了……。
====================================================================================

tjx 2007-01-24 16:42
更新了月菜和リャン的5个结局~~~剩下的两位下星期一定完成~~
PS. 因为在《天狱》、《リャン》、《ひかる》这三个结局里有エロ剧情,经过我再三思量,决定把这三个结局的エロ剧情部分按PS2上的来翻 囧TL


=============================================================================

……洗脑芯片事件终结、很快地数年的岁月就过去了……。
因为那个事件
V·S·S、I·V·S之类的企业体被揭发检举、
在那些之中也有被解体的企业……
丑事也影响到了政界、
许多下端的政治家被群众围攻。
……但是、事情到此就结束了……。
橘玲佳、作为史上、罕见的极大恶人
被冠上了一条一条的罪名、
一时间就好像有要载入教科书的史册似的趋势……
但是、人是连这个也会忘记的生物……。
世界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继续前进着……
是的、世界不会改变……
会变的只有渺小的个人境遇……。
月菜
透「喂、月菜……?」
我们正在走向两个人新居的途中、月菜在广场的前面停下了脚步、以很忧郁的表情看着什么……。
透「……怎么了?……到底在看什么?」
月菜「……………」
和月菜并排看向广场、只见在那里聚集了一些看似像骇客的青年……。
月菜「那群人、大概、基地就在这附近吧……总觉得、就像以前的我们一样、每天每天地、又是侵入又是玩……」
透「…………」
月菜「看着那些人……就会怀念起网络空间来呢……啊哈哈、我真是笨蛋啊……明明已经过了很多年了」
透「月菜…………」
我轻轻地抚摸着月菜的头……我只能做到这个……因为月菜已经、不能再去网络空间了……。
因为那个事件月菜受到了脑内芯片的致命损伤……和一半大脑一体化的生体素子不是这么容易交换的东西。
在表面上有时候、只会出现轻微的发作……然而、因为无法接续、月菜已经变得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生活是很困难的人了……。
月菜「没关系……即使不能去网络空间、我还有透在啊……」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转过头来的月菜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只有这个和以前一样。
月菜「好了、快打起精神来……!医疗技术也是、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在进步啊……所以希望还有得是」
透「笨蛋……那应该是我对你说的话吧?」
我们手牵着手、又开始一起走向嘈杂的城市……。
透「……又、回到这里来了啊……」
……没错、虽然这里是闹市、但却是环境很好的集合住宅里的一间……月菜和我的新住处。
月菜「……不是很好吗、正所谓久居则安……而且这里是爸爸和妈妈、还有优哉呆过的城市……」
月菜的眼睛一下子看向了很远的地方……感觉她的瞳孔里好像映出了现在已经不在了的人们。
月菜「爸爸他……老是说……不要和骇客结婚……」
透「…………」
月菜「啊哈哈……我又、违背了爸爸的命令啊……」
……没错、我们最近、定下了结婚的约定……。
……与此配合、我也不作危险的虚拟武装驾驶员了、开始了作为地道的技术者的生活……。
月菜「……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透「………………」
月菜「……透不是为了我而牺牲了喜欢的事业了吗?」
月菜眼都不眨地看着我……我一边叹气、一边开始说很久以前我就得出的结论。
透「……我过那种危险的生活、是为了找到了真正想要的东西……」
月菜「…………」
透「……在那种生活之中、月菜为了我而牺牲了自己……因此现在的我感到已经找到了真正想要的东西了……」
月菜「……想要的东西是……?」
透「……还要问吗……我已经找到了月菜……这样就足够了啊」
月菜「………透……」
……我们在窗户边接了第几万次的吻……。
……所有的事都过去了
……不论好事、还是坏事……。
……不断地重复极限的喜悦和绝望的日子过去了、
安稳的日子到来了……
这说不定就是变成大人的证据。
……即使如此、我们也不会忘记那极限的日子……
一直都、害怕着那极限会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也有一半是期待……。
透「……即使结婚了、为了不要生太多的小孩子、互相做好避孕工作吧」
月菜「………笨蛋」
……即使如此只要有月菜在身边的话、
我随时都能回到平稳的生活中来……
无论身处何地、无论在做什么……。
……那就是、在那危险的日子里所得到的宝物……。
============================================================================

……「黑暗」……。
……一旦消失了五感、时间的流逝也消失了……。
……好像要窒息似的压迫感、恐怖感、
那么激情地发出无声的叫声也是、
被叫做遥远的过去的一瞬间前……。
……这种状况过去后、
我被留在了奇妙的冷静的平静之中……。
……反复地反复地做着梦、
掉落到黑暗的静寂之中………。
……静谧的死之世界……
这就是现在的我所处的世界……。
……我一定已经死了……
这种确信也再次融化在静谧之中……。
……看吧、又是新的梦
在我的眼前产生了……。
苏生
???「………………」
……黑暗之中、一个少女正看着我……
她是以前、让我烦恼的电子体幽灵。
……现在的我没有害怕、冷静地看着她……
可爱的少女的外表、
而且有让我觉得什么地方很怀念似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透「……哟、带我走吧、电子体幽灵」
……对于我的无声之声、
电子体幽灵有点悲伤地摇了摇头……。
透「……真冷淡啊……我一个人是很寂寞的啊……因为死去的人、谁都不会记得他……」
???「………………」
……电子体幽灵
好像是否定我的话似的摇着头、
然后用小小的手把我推到了背后……。
反转
伴随着过去、在哪里听到过的信号、
壮阔的梦在眼前展开……
构造体的摩天楼和像萤火虫似的光辉……
网络空间的壮阔情景。
透「……多么真实的梦啊……」
吸着气的我的背后感觉到温暖的触感……。
透「……喂喂、订正一下……多么恶趣味的梦啊……」
这个感触、香味……即使不看也知道是谁……一定是我、以前、最爱的女人。
月菜「……透………」
被痛苦的声音弄得我胸口痛了起来……想回过头去、但是一旦我回过头去、这个声音和香味好像就会消失、我颤动着身体呆站着……。
月菜「……求你了、转过头来……」
……是恶趣味啊、电子体幽灵……一旦回过头去、你就打算让一切都消失吧?……我很明白你的想法……。
透「……饶了我吧……那是我活着时最宝贵的宝物……我有多爱她、你是不明白的吧……?」
月菜「…………透!」
突然、那个女人转到了我的身前、抱紧我吻我的嘴唇。
透「………………!」
我一边被抱住、嘴被吸住、一边用所有的五感来感受那个女人……我一边颤抖着手、一边抱紧那个少女……。
温暖的柔软的身体、舒服的体香、温柔的声音、嘴唇感觉到的甜甜的味道……还有、在我的视觉里映着的、充满泪水的可爱面容……。
透「………月菜………」
……然后、是我自己的声音使听觉震颤……。
月菜「我相信着!……虽然大家都说不可能的……但是我、相信着………!」
少女没有消失、用充满泪水的眼睛对我微笑……月菜、我最爱的少女。
透「………月菜……我不是死了吗?」
月菜「笨蛋……透如果死了……我就不可能再活下去了不是吗……!!」
月菜「……透你、现在、以电子体状态存在于网络空间之中……一连接上神经插入子、透就从脑死状态恢复过来了……!」
透「………脑死!?」
我想起了大脑里被病毒粉碎的过程、就不由得身体一颤……因为那个冲击好像使我的大脑一时死亡了……。
透「………那么……我是真的还活着吗?」
月菜「………嗯、实体在军队的医疗设施里入院中……」
一边点着头、一边由高兴的表情转变为悲伤的表情……就好像马上就要放声大哭似的危险的气氛……。
透「……月菜、到底……?」
月菜「……透……冷静地听着……」
透「………………」
月菜「……呜……作为救了我的代价……透的五感神经都坏了……大概、再也治不好了……」
透「………你说什么?」
月菜「呜……对……对不起……因为我的错……透再也……」
透「………………」
被太过冲击的告白、我无语地呆然站立着。
那个病毒、好像把我的大脑完全破坏了……在现实之中我的身体、现在一定是完全的活死人状态……。
月菜「对不起……对不起……因为我的错产生了无法挽回的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然而、那个冲击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一点实感也没有……即使看着这样号啕大哭的月菜……。
月菜「呜……呜……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了………!」
……但是、对于那样的我也有一件能强烈感觉到的事………。
透「………别哭了、月菜……」
我用尽浑身的力量紧紧抱住月菜……即使是虚假的感觉只要能用五感来感受到月菜、我就心满意足了………。
而且只有月菜一直相信着变成活死人的我……因此我能这样复苏。
月菜「……呜……透……?」
透「我还需要补偿吗……月菜让我复苏了……」
月菜「但是……但是……!」
透「……如果你想补偿的话、想这样来见见我就行了……我还是、很喜欢你……」
月菜「我……我也是……!我也是……!!」
月菜一下子反抱住我……在现实之中始终也没能结合的我所爱的身体用力地粘着我……。
月菜「会来见你的!……每天都、每一小时都!……因为我也想和透在一起……!!」
又一次接着假想的吻……数百万的AI所编织起来的法则、好像要祝福我们似的再现了恍恍惚惚的感觉……。
……现实中的我是五感被剥夺的活死人……
只能以电子体活着的我、
被公认为目前史上第一个
电子体幽灵……。
……史上第一个电子体幽灵也没什么不好的……
是适合草原之狼的结局。
……好了、接下来做什么呢……
只要能感觉到月菜、
我就没有害怕的事情了……。
=============================================================================

……在几百回、几千回的出动之后、
翘首以盼的玲佳大人对我说话了。
玲佳「干的好……托你的福反体制势力坏灭了……给你『奖励』」
玲佳大人的声音让我忘我……是很久未得到的『奖励』、我的心情激荡、好像快要裂开了……。
玲佳「快……去见月菜吧……她也很想见你啊……」
得到玲佳大人的许可、
我向医疗区的地下跑去……
那里是我们、V·S·S队员的天狱
月菜和我的爱的牢狱也在那里……。
天狱
透「……月菜……」
月菜「啊……透………」
房间之中月菜像平时一样、身体上连接着装置在享受着……在我不在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一个人、在黑暗之中、不停地在享受着快乐和痛苦……。
透「……月菜……」
我兴冲冲地、把神经插入子插入头颈……解除月菜的拘束器具紧紧抱住了她。
……然后、我们为了弄满『奖励』的时间、一点都不间断地OOXX……。
……对忘记一切、沉迷于其中的我们、玲佳大人温柔地说话了……。
玲佳「……我啊、其实从看到你们的个人情报开始、心中就决定让你们这样了……」
……不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但是是玲佳大人说的话的话、一定是很美妙的内容……。
玲佳「……纯真的贫穷的美丽的、有活力的青梅竹马的美少年和美少女……而且他是天才的驾驶员……」
玲佳「……太美妙了、太羡慕了……我、甚至感到妒嫉哦!……因为我没有那么美好的青春……」
玲佳「……但是、即使是那样的你们、好像上了年纪也会变成世间上的那种愚昧的夫妇……我、不能忍受那个……」
玲佳「我、很罕见地、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们了……所以、我允许你们就两个人这样OOXX……」
玲佳「……呼呼……所以、对、就那样、纯粹地关系和谐地OOXX吧……在有生之年……」
……不久后、月菜因为装置的过负荷而晕了过去……这样这次的『奖励』也就结束了吧……。
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用尽力量、一边狂笑一边倒下了……一边陶醉于及其幸福的心情之中、一边想着今后的事……。
……醒过来之后有战场在等着我吧……无论多少人都能杀……无论多少东西都能破坏……。
……然后、从战场上回来有月菜在……还能、做无论是多少次的OOXX……。
……这里是现代北欧神话中的天狱
Valhalla……
V·S·S的英雄们一直过着白天战斗、
晚上沉迷于酒池肉林之中的日子……。
……玲佳大人一定能领导全人类进入这种至福的乐园吧
……在那天到来之前、我会为了玲佳大人不停地战斗……。
……恐怕是、只要我还活着……。
==================================================================================

抵达闹市区以前的基地的时候、天空已经染上了黎明前的紫色……。
リャン「……到底、我们、以后会怎么样呢……」
……リャン一边从窗户看着紫色的天空、一边小声地嘀咕着……。
透「总之、在天亮以前离开这里吧……因为这里好像也很快就会被找到了……」
我回答了和问题的本意不一致的话、リャン有点不高兴地看着我……。
透「别露出那种表情……别担心、就リャン一个人的话、无论做什么都会让你吃饱的……」
リャン「……我不是说这个……」
我一边看着不高兴的リャン的脸、一边想着队长的话……。
月菜的父亲拒绝了和真相扯上关系、想要和女儿筑建幸福的家庭……。
队长把真相藏在心中、用潜入那个组织之中的方法来保护自身的安全吧……。
……然后クーウォン是……对真相抱有怒气、招致许多人的死亡之后、自己也燃烧殆尽了的男人……。
三个人三种生存方式……但是、我感觉到无论是选择哪种都有缺陷……。
リャン「……但是、我、明白一件事……虽然是感觉」
リャン的话使我回过神来……リャン的眼睛里充满着不可思议的温柔、看着我……。
透「……什么、明白了的事是?」
リャン「那是……只要是和透的话、无论做什么都能活下去……」
……是的、我想到了那三个人所缺少的要素了。
……对现在的我来说有リャン……这个能寄托心灵、可以说是自己的另一半的伴侣……。
透「……说得是啊、我也是只要有リャン在的话、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リャン「………透」
リャン像猫一样高兴地眯起眼睛、向我贴了过来……以就好像要掐住喉咙似的力量。
透「……リャン、我爱你……」
リャン「我也是……」
我一边闻着散发着向日葵味道的头发、
一边沉溺在她的体温之中……。
只要有这个温暖、
我就能作为人活下去……。
透「リャン……」
作为激烈的日子的结果
我失去了很多朋友……
作为交换我得到的是、
リャン一个人……。
リャン「……不会吧………」
……紧抱着的リャン的身体一下子颤抖起来、从嘴里发出了张皇失措的呻吟………。
透「…………リャン?」
我一边感到恐怖的预感、一边看着リャン的脸……リャン失去了眼睛一半的焦点、开始从额头上渗出冷汗来……。
リャン「啊……为……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唔唔唔!」
リャン的手突然抓挠起自己的头来……在因痛苦而变形的脸上、眼泪唰唰地掉了下来……。
透「リャン……难道、又发作了吗?」
リャン「唔……嗯……嗯……大、大概、这是真正的……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断断续续地、回答我的リャン因痛苦而叫出声音。
透「……真正的发作是……!?」
一道冷气从背脊串了上来、喉咙变得干枯……因为太过焦躁、所以我只能倒吸着凉气看着リャン的痛苦……。
至今为止已经有过好几次了……
这种小小的发作循环了不知几遍、治好的时候
就会忘记什么重要的事……
リャン的声音走过大脑、我知道莫名其妙的恐怖是什么了……リャン她、可能会因为发作而忘记我。
リャン「唔……唔……不要……我不想忘记透……!」
……リャン也、面对着同样的恐惧吧……以因痛苦而变形的脸、一直连眼睛都不眨地看着我……。
透「该怎么办才好……到底……!?」
透「リャン、振作点……真正的发作是……我到底该怎么做……!?」
リャン「透……拜托你冷静一点……唔……冷静地、听我说……」
是的就算我着急也没用……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向着リャン点了点头……。
透「好……好了、什么事?……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听着……」
リャン「抱我………用尽力量抱紧我……!」
透「……你说什么……?」
リャン「抱我、用尽力量来爱我……为了不让我忘记、在我的耳边轻呼我的名字……!」
对于爱害羞的リャン来说是太过大胆的请求……但是、现在这份大胆、让我感觉到事情的重要性。
透「我知道了……リャン……!」
リャン「唔……快点……求你了………!」
透「好、那么要来了……可以了吗、リャン?」
リャン「嗯……嗯……!」
リャン在痛苦之中、即使如此还是有点害羞地点了点头、我用尽力量紧紧地抱住了リャン白色的身体……。
リャン「……透!……透!」
リャン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拼命地贴住我的身体……就好像为了不忘记我的名字似的、一遍又一遍地连呼着我的名字……。
透「リャン………リャン……!」
我也一边不输给她地轻呼着她的名字、一边紧紧抱着她冰冷的身体……。
リャン「透……唔……我、不想忘记透……不想忘记啊!」
透「啊、不准忘……因为我们是像一心同体一样了啊……!」
リャン「透……绝对……绝对不会忘记……!」
透「リャン………绝对不准忘……因为我在你的身体里刻上了我……!!」
リャン「……透……透……………!」
透「リャン………………!!」
リャン「我……绝对、不会忘记……透………」
然后、慢慢地リャン闭上了眼睛……好像是因为发作而产生了疲劳、陷入了昏睡之中……。
透「……拜托了、リャン……不要忘记我……」
我也把リャン的胸口当作枕头、陷入了深深地睡眠之中了………。
リャン
……被从窗户射进来的阳光、我迎来了十分早的觉醒……。
透「…………リャン?」
身体下面是硬硬的床的触感……リャン不在了……我慢慢地站起来。
透「リャン她、上哪儿去了………?」
……漠然的不安、代替睡意支配了脑袋……。
リャン因为昨天的发作而失去了记忆……会不会忘记了我呢……我的胸口变得好像要被那样的不安所压破似的。
???「嘶……嘶………」
忽然、听到从房间的某处传来安逸的睡觉声………。
透「在哪里……在哪里……?」
我东看西望环视周围、优哉的操作席进入了眼里……。
在那上面是、像猫一样蜷缩着身体、以安逸的表情睡着的リャン……。
透「リャン……」
我刚想把她摇醒、但停止了那只手的动作………。
如果、リャン不记得我了的话……只是这样想、就感觉胸口好像要被恐惧所压破似的……。
リャン「嘶……嗯……」
不知道那样的我的心情、リャン以安逸的表情发出静静的睡觉声……。
……我不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的觉醒过来……自己、害怕知道结果、我只是一直看着她的睡脸……。
透「リャン…………」
然后我不知什么时候、就这样趴在操作席上、陷入了睡眠之中……。
リャン「……………透」
リャン「…………透、差不多该起来了」
透「…………………」
リャン「透!……起来……!!」
……觉醒的一击、因为头顶部被袭击了的疼痛我瞬时迎来了早晨的觉醒……。
透「……好痛……要手下留情啊!……可恶、你真的是、女人吗!?」
リャン「我是女孩子啊……透最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吧?」
……リャン以调皮的笑容看着我……然后、我想起了关键的事……。
透「リャン……你有好好地、记得我啊!?」
リャン没有说话点了点头、我的眼睛里不由得变热了起来……。
リャン「……不要这样湿湿的啊……」
リャン的脸上一边浮现出笑容、一边在眼眶里浮现出大颗的眼泪………。
透「リャン………!!」
我把リャン抱起来、亲吻着她……就这样紧紧抱着、在房间里转圈……。
リャン「啊哈哈……太危险了……呜……但是太好了……」
虽然是在笑着但是リャン的眼泪停不下来……我也是虽然发出笑声、但眼泪不停地从眼睛里溢出来……。
透「リャン!……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像噩梦似的日子宣告结束、
这样觉醒的早晨到来了……。
……我和リャン都失去了所有、
然后得到了新的另一半……。
……在觉醒之后、
一定又会有炙热的白昼和极寒的夜晚到来……
但是、和リャン一起的话、就有能克服这些的预感……。
リャン「好了……差不多该走了……透」
透「啊……说的是啊……要和这个地方道别了……」
……我对着和伙伴一起渡过的充满回忆的房间
轻轻点头告别……
大概、肯定是、永远的告别……。
……这里已经没有伙伴了……
但是、伙伴的样子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只要我不去忘记……。
リャン「……没关系……是透的话、一定能找到新的地方的……绝对能……」
……我在包里装满了クーウォン留下来的真相、
踏出了新的一步………。
============================================================================

「电车马上就到站了……右侧的车门会打开……下车的时候请下心小偷……」
透「……终于、到了吗」
机械声音的广播使我醒了过来……开往闹市区的电车还是和以前一样、充满着杂乱的人群。
……但是、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那一天、我没有死……
队长射出的子弹微妙地偏离了要害。
……但是、现在的我很恨队长的那个用心……。
……不、现在的我不可能去恨别人了……
因为我的心在那一瞬间、已经死了……。
忘却
透「………………」
下了站、我被不熟悉的光景吓得呆立不动了……闹市区变了……变得让人觉得是不是下错车站了。
透「真是笨蛋啊……果然还是不来的好」
明知会变成这样、还回到这里来的自己真是滑稽……优哉和あきら明明已经都不在这里了……。
我想回到的闹市区已经不存在了……只存在于我的记忆里……。
透「……明明只过了三年、感觉就像乡下人进城啊……」
对于反社会的恐怖份子可以说是异例、三年半就出狱了……但是、那个三年半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感觉像是三百年。
而且、作为可以回归社会的代价我的后头颈被按上了『更生芯片』……。
透「………………………」
我茫然不知所措、瘫坐在了车站前面……。
……这时、一张纸被风吹落到了脚边……。
透「……这是?」
……捡起来一看、那是大陆横断铁道的票子……我的脑海里、回想起那天和リャン坐列车旅行的事……。
透「……リャン」
……为什么、那个时候我没和リャン一起逃走呢……逃走了的话、现在、我的人生会如何变化呢?
???「那个……对不起、那是我的票子……」
……从记忆底部复苏的声音……我朝声音的方向慌慌张张地抬起头……。
リャン「……………?」
……是リャン。没有错……欢喜之情溢出我的心中、我踏足上去想要抱住她……。
透「…………咕……!」
……我的身体一下子被『更生芯片』的电击击得僵直住了……在路上要抱住女性、是很严重的反社会行为……。
リャン「………那个、你没事吧?………脸色很差啊!」
透「……唔、嗯………」
リャン「那个……票子我就拿走了……?」
リャン露出疑惑的表情从我手上抽掉了票子……这个行为动作、使我意识到了一件事……。
……リャン恐怕已经、忘记我了……。
透「………リャン……!!」
我用嘶哑的声音拼命地叫着リャン的名字、リャン好像很吃惊似的回过头来……。
リャン「……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透「………リャン、是我……你忘记了吗?」
リャン「………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吗……?」
リャン的表情是、想要想起什么似的、一心地想着……。
「……怎么了、リャン……要赶不上列车了……?」
リャン「啊……来了!」
……就那样、リャン向车站走去……而、在那前面的是、没错、是V·S·S的女社长橘玲佳。
而且这不是真正的发作……
真的发作起来的话、记忆的一部分就消失了……
リャン失去了对我的记忆……
这个冰冷的认识浮现在头脑里……
然后、リャン现在、好像在那个V·S·S里面。
透「等一下……想起来啊、リャン!!」
……抱紧她、呼唤她的名字、要让她想起我……
我站了起来想要追赶リャン
电击又一次向大脑袭来……。
透「可恶……怎么能输呢……リャン……!!」
……电击无数次地贯穿大脑、
即使如此我还是拼命地追赶着リャン……。
……脚不听使唤、视野变得扭曲、
即使如此我的视线还是没有离开リャン的背影……。
透「………リャン………!!」
……不久视野被黑暗包围、
头脑变得一片空白似的动不了了……
管它呢、我一步一步走着通往リャン的路。
……因为如果抱住她的话、
リャン就一定能想起我……。
================================================================================

tjx 2007-01-26 09:30
要说两点:第一,《ひかる》这个结局的翻译有一些是参考了小夜以前翻过的那一段的 =v= 第二,《憐》和《融合》这两个结局有很多人都出场说了话的,但是我记不清楚了,所以一些对话的说话者我没写,请大家原谅 orz
别的就没什么要说的了,最后一句牢骚话——动画残忍地打破了我心中的一个经典!!!
================================================================================

凭借着追踪装置发出来的信号开了几小时的车、我到达了深山的一桩寂静的别墅……。
不、这里是别墅也是过去的事了、受政府的环境再生计划的影响、现在这里只是散布着废墟的无人的废弃之村、再过100年的话、就会是被原始的山同化的命运。
透「……バチェラ那家伙、为什么来这种田间小屋……?」
……我缓缓走上了长长的山道……山道一直通到、孤立在深山中的小屋之前。
透「……是这里……?」
我在小屋前面吸了口气……又感觉到了不可思议的熟悉的感觉……我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小屋……。
透「……是的、这个小屋……!!」
……对、这个小屋就是潜入那个旧研究所时、在似梦非梦中看到的小屋没错。
透「……这到底是……?」
……呆站着、我的脑海里浮现出那时候的幻觉的继续……。
中国风的女孩子「这么说的我也是、如果尽吵架的话现在就一个朋友也没有了啊……是吧、透」
……对于那个女孩子的话我为很难回答而只是微笑着……忽地一看、在拼拼图的女孩子停下了手用很悲伤似的表情看着我……。
透「………怎么了?」
拼拼图的女孩子「……我、交不上朋友吗……?」
透「……没那回事……等我吊完鱼回来、和我一起玩吧……」
拼拼图的女孩子「……嗯……」
……女孩子终于微笑了、我的内心也放心了……。
透「……这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记忆……!?」
我回过神来十分愕然……如果我没有来过这个小屋、那应该也没有和月菜他们以外的人过过家族生活……。
……究竟、这是什么时候的记忆?……那些孩子们到底和我是什么关系……?
透「……总、总之、现在是ひかる的事优先!」
……我一边控制着心中的悸动、一边向小屋跑去……。
ひかる
透「………ひかる……?」
……我踏进了小屋之中、向里面打了声招呼……不过、没有得到回应……。
透「…………」
慢慢地在室内行走后、熟悉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一看到铺上了微微的一层灰尘的室内、泪腺就奇怪地受到刺激。
这里有一段时间没有人住过了吗?……铺着灰尘的学术书和布偶玩具……还有在窗边放着的大大的椅子……。
透「………找到了!!」
窗边的椅子靠在墙上、バチェラ则躺在这上面……能清楚地看到她那苍白的脸。
透「………ひかる!!」
我慌忙跑过去、抓起バチェラ的手腕……在感受到脉动安下心来的我的面前、バチェラ微微睁开了双眼……。
バチェラ「…………透?」
透「啊、没错……振作点、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バチェラ「没事的……我只是吃了药后睡了一会儿……再过一会儿就有精神了……」
バチェラ软棉无力地笑了笑……一看那桌子上、和携帯端末一起排放着、足足有一打的医药品盒子……。
透「……可是……」
バチェラ「别担心……我以前也经常这样一个人自我处理的……已经、比较习惯了……」
……小声说着倦怠的话语、バチェラ轻轻地想把双腿放下地面……她的身体颤抖着、似乎要倒在地上了……。
バチェラ「啊……!!」
透「喂、别勉强了……真是的……!」
我把バチェラ抱了起来、走向房间的床边……被我抱起来的バチェラ的身体轻得让我伤心……。
バチェラ「………为什么你会来找我?」
透「……不是说好了?……我会陪你在一起……」
バチェラ「是吗……你是信守约定的人呢……」
バチェラ缓缓闭上双眼、在我胸口发出了一声感叹……。我想把バチェラ安放在床上、这时忽地想起了一件事……。
透「……倒是ひかる、为什么不把追踪装置卸下来?……是ひかる的话很轻易就能将它无效化吧?」
バチェラ「……追踪装置?」
バチェラ先是露出奇怪的表情、然后忽然想起了似的开始嘟囔起来……。
バチェラ「我都忘了……这种事」
透「忘了……一般、这种事、是不会忘记的吧?」
バチェラ「……是啊、一般的话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透「…………」
バチェラ「或许、是我在无意识中希望你能找到我呢……」
バチェラ「AAA型的是由发信器和追踪装置配成一套的……所以、能够追踪到我的人只有你……」
バチェラ边微笑边溢出了泪水、泪水顺着那雪白的脸颊流了下来……。
透「啊……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要找到你……为了不让你再做出恶性质的恶作剧、我要一直陪着你……!」
为了将温暖传给她那冰凉的身体、我把她小小的身躯抱紧并将脸靠拢……。
バチェラ「嗯……好好看着我……为了不让我做出奇怪的举动……」
バチェラ露出软棉无力的微笑并注视着我……她那姿态使我的胸口发热、我将她纤细的身躯抱过来后把嘴唇凑了上去。
バチェラ「……能够阻止我的人、在这世界上就只有你一个了……」
バチェラ在我手腕中漏出了略显悲伤的声音……我把嘴唇轻轻靠了上去……。
バチェラ「………嗯嗯……」
从重叠的嘴唇中漏出了一声感叹……从微微闭上的眼睛、流露出了一道泪水………。
バチェラ「……透、我、喜欢你……被你嫌弃、被你误会这样的事光是想象一下、头脑就要受不了了……」
透「放心吧……我也喜欢ひかる……我爱你、ひかる」
バチェラ「……透……!」
バチェラ紧紧抱住我、把脸按了上来……再次抬起来的バチェラ的脸比先前变得更红了一些……。
バチェラ「……透……和、和我的约定还记得吗?……就是、这次一定会努力的……」
……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我紧紧地抱住了バチェラ……。
バチェラ「…………」
脸颊变得通红、バチェラ看着我……。
我轻轻地抚摸了、バチェラ的头……鲜艳的头发唰唰地、从我的指间划过……。
バチェラ「………嗯……」
想让她安心、就再一次轻轻吻着她的嘴、用脸颊去贴合她柔软的脸颊……滑滑的脸颊摩擦着我的脸颊……。
バチェラ「有点刺刺的感觉……」
透「说起来连剃胡子的时间也没有啊……讨厌吗、ひかる?」
バチェラ「不是……觉得感觉很好……」
这次是バチェラ自己把脸颊贴上来……以舒服的感觉把身体交由我摆布、我感受着バチェラ的体温……。
透「那个、ひかる……今后ひかる打算怎么办?」
バチェラ「嗯……虽然还没想好、但有一件事情我已经确认了……」
透「什么事……?」
バチェラ「我、可能已经不能像以前那么乱来了……感觉、胆子变小了一点……」
透「这样才好……这样才……」
我漏出了一声感叹……通过这件事、バチェラ或许从小孩成长了一步……。
透「要是你害怕的话、和我一起生活就好了……我们就像那天在基地时一样过日子吧……」
バチェラ「这真好呢……这是……很有魅力的提案呢……」
バチェラ回答地略显悲伤、让我被不好的预感所侵袭……。
透「ひかる……?」
バチェラ「要是换成昨天的我、一定会高兴地答应的………」
透「……现在、不愿意了吗?」
バチェラ「怎么可能……虽然不是这样、但为了一起生活、我还有许多事情不得不解决……」
透「……这种事……这种事让我陪你一起解决不就行了!」
バチェラ「这可不行……而且现在、就算要一起生活、透可是住在军队的宿舍里啊……?」
透「就那种事……只要为了你我毫不在惜离开军队……」
バチェラ「这才是万万不行的……透是绝对过不了普通的生活的……透可是『草原之狼』啊……」
透「…………………」
バチェラ「放心吧……等我把一些琐碎的事处理完、就会回到透的身边的……所以……」
透「傻瓜……别老是自作主张……我绝不会放开你……!」
我把バチェラ紧紧抱住……要不是这样、バチェラ仿佛就会立即消失……。
バチェラ「………透………」
透「……我绝不会放开你……ひかる……」
バチェラ「……我知道了……总之今天就先睡吧……」
……我们就这样抱着、因为做得累了而进入了梦乡……。
……早上、醒来时、床上已不见了バチェラ的踪影……。
……这就是对我来说和『バチェラ』之间最后的回忆……。
……从那以后、很快地数年的岁月就过去了……
因为那个事件
V·S·S、I·V·S之类的企业体被揭发检举、
在那些之中也有被解体的企业……
丑事也影响到了政界、
许多下端的政治家被群众围攻。
橘玲佳、作为史上、罕见的极大恶人被冠上了一条一条的罪名、一时间就好像有要载入教科书的史册似的趋势……
但是、人是连这个也会忘记的生物……。
権堂长官被解任、
随后是更温和的不显眼的老者来接任了……
然后从小队长开始、我们、第一小队什么都没有被责备。
………………
……然后我、过着就这样一个人、一边从窗户抬头看向外面、
一边沉溺于回忆之中的日子……
……从那以后バチェラ再也没有现身过……
我在网上寻找资料时闻说了各种传言。
被政府暗杀的一说、被黑手党暗杀的一说、
被恐怖份子暗杀的一说……
千差万别的传言的共同点是バチェラ已经死在世界的某一块角落了。
当然、我不相信……不、我一直努力不去相信……
即使如此最近、有时候会觉得和バチェラ的回忆
就像做梦一样。
那种时候、我感觉到在我心里的某处
渐渐承认了バチェラ的死了……
……就像现在的我一样……
月菜「……透、你又望着窗外了……?」
透「月菜…………」
是的、V·S·S解体后、因为从业员的康复指导政策月菜在军队的食堂工作了……月菜受那起事件的影响、已完全丧失了连网的能力……。
从虚拟武装的精英驾驶员沦为食堂的大姐……在外人看来是残酷的悲剧、不过月菜似乎却并不怎么在意……。
透「月菜……你真是坚强啊」
月菜「你在说什么呢……好了、打起精神吧……今天是难得的休假日吧?」
透「就算是休假日我也没什么事可做啊……」
……回头一看、发现在月菜的旁边还站着みのり和彩音……3人似乎都在强颜欢笑想要安慰我……。
みのり「………那个……」
彩音「……虽然能够理解你的心情……」
透「不、没事……不用这么为我担心、我真的只是发了一会儿呆……」
她们为我担心这让我过意不去、因而我边感受着3人的视线、边离开了这块地方……。
カイラ「透……你人气很高嘛……还这样愁眉苦脸的当心遭到惩罚哦?」
两人对着欲离开的我打起了招呼……。
透「……她们只是在为我担心……并不是那么回事」
洋介「总之……你不大会变通心情呢……」
透「……的确是这样呢……」
我苦笑着回答洋介的话……时不时就会回想起光的事而变得神经衰弱的我的确是不会变通心情呢。
……但、这也得尽快结束……总是看着过去的话、人是无法向前进的……。
カイラ「说到变通心情……据说会有一个新人被分配到这里哦?」
透「哦……是怎样的一个人……?」
洋介「据说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而且家境也很好、还非常优秀……」
カイラ「但、为什么、那样的大小姐会来这种聚集地呢……?」
透「…………」
具有相貌天赋的优秀女子……
这又让我想起了ひかる的事……
我、是在护养设施里成长的……
世界真是不公平。
不知为什么、我毫无理由地对那女孩产生了抵触……
不行……
无论如何、我都没法让ひかる从我的脑海里消失……
嗯……说不定、我、
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真的喜欢上你了……
现在就是这样想的……
一想起ひかる的事、头脑就自然地发热……
我不想让人见到这样的我、再次将脸朝向天空……
……透……你为什么那么伤心?
……不知从哪儿、传来了令我感到怀念的声音……那是幻觉吗?
即便这样我还是祈愿、能够永远听到那声音……
透「不行啊……我果然忘不了ひかる……忘不了バチェラ……」
但、バチェラ已经不存在于这世上了哦……?
透「我知道……这种事、不用你说……但我就是忘不了这有什么办法啊!」
在情不自禁地大吼一声的我的背后、
有个人把身体靠了上来……
ひかる「谢谢你……透……」
我感受到了令我怀念的温暖的感触、战战兢兢地回过了头……
ひかる「透……」
透「ひかる……!?」
我的背后站着バチェラ……ひかる。
透「ひかる……为什么!?」
朝着呆然的我、ひかる微笑了起来……ひかる的背后站着队长、面无表情地向我传了一句话。
八木澤「……她是新入队员、总之帮忙照顾一下……」
透「新入队员……」
ひかる「我是朝仓ひかる……多多指教……」
朝着惊愕的我、ひかる含情脉脉地微笑起来……然后バチェラ的话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的户籍和名字全都是捏造的……
从设施里逃出去后、我虚构的存在。
……正确地说我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
……然后又一次、把自己的出生给捏造了出来吗……ひかる朝着惊愕的我伸出了手……。
ひかる「多多指教……前辈……」
透「啊……啊啊……」
……于是我把那只小手紧紧握住……从注视着我的ひかる的眼里泪水不断涌出。
八木澤「……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队长留下相互握着手的我们离开了……。
洋介「迷题解开了…透的真面目果然是LOLI控……好痛!!」
月菜「好了我们走了……来!!」
随后伙伴们似乎也都为了体量我们把我们留在这后就自己离开了……。
透「……你还活着啊……ひかる……」
ひかる「……我说好一定会回来的吧……」
……然后我们在走廊上相互拥抱……带有令我怀念的阳光气味的发丝抚过我的鼻孔……。
透「傻瓜……让我那么担心……!!」
ひかる「对不起……可是、你真的在为我担心呢……透……」
我一边紧紧抱住那细小的身躯一边这样想着……
バチェラ的确死了。
……然后、ひかる回来了。
被我抱在怀里的ひかる的身体的确比那时候有所成长……
同样她的心应该也更成熟了……
ひかる「……胸部也大了些哦……透没有说错呢……」
透「傻瓜……」
……我们一边一直互相抱着……
一边祈祷紧急出动的紧报不要鸣响……
===================================================================================

……从那以后、很快地数年的岁月就过去了……
因为那个事件
V·S·S、I·V·S之类的企业体被揭发检举、
在那些之中也有被解体的企业……
丑事也影响到了政界、
许多下端的政治家被群众围攻。
橘玲佳、作为史上、罕见的极大恶人被冠上了一条一条的罪名、一时间就好像有要载入教科书的史册似的趋势……
但是、人是连这个也会忘记的生物……。
洋介「托飞刀完全潜下去的福、真是有够无聊的和平啊……」
透「……很好的事情啊、世上、和平最重要……」
……从那以后再也没见到过バチェラ……
……从那个状况来看バチェラ的死是一定的。
……我的理性这样告诉我。
……但是、我不相信……在确认尸体之前就不相信。
这样告诉自己、尽量做到不去相信……
即使如此最近、有时候会觉得和バチェラ的回忆
就像做梦一样。
那种时候、我感觉到在我心里的某处
渐渐承认了バチェラ的死了……
洋介「……但是、到现在为止那个签名还留着啊……在W&D社涂鸦的、是你们干得吧……?」
洋介的声音使我回过神来、我回头看了看W&D的构造体……在构造体上我们所画的、『草原之狼』的签名到现在还留着……。
透「啊……是啊……」
忽地怀念的心情涌上心头、我的心情渐渐地开始感伤起来……。
透「……我说、洋介……我想到别处去一下可以吗?」
洋介「……啊、别太晚了……?」
我向洋介挥了挥手、向W&D社的构造体接近了过去………。
バチェラ
透「『草原之狼』吗………」
……能怀念那时候的东西、
已经、只有这个签名了……
……优哉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あきら逃出了刑务所、就那样行踪不明了……
有传言说他真的成为黑暗街的人了……
……月菜因为大脑障碍从网络世界引退了、
正努力要开始过平凡而又幸福的生活……
……『草原之狼』消失于原野了。
然后バチェラ也……
你很接近如果我是男孩子的话……这样的空想的
理想样子……
我……?
嗯……说不定、我、
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真的喜欢上你了……
现在就是这样想的……
……然后、バチェラ也没有了……
我也差不多、说不定应该正视这件事才对……
……光回想着过去的事情是无法活下去的……
无论多么感叹悲伤时间只会一分一秒地过去……
……ひかる……对不起、
因为并不是我要忘了你……
……然后我睁开假想的眼睛……
……这是バチェラ的签名……这到底是……?
洋介「……喂、差不多该走了、巡逻的安排要乱了……」
透「啊、啊……我知道了……」
……再一次抬头看壁面上、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签名变回了原样………。
透「刚才到底是………」
洋介「怎么了、透……发生什么事了……?」
透「那、那是………」
……我刚想对洋介说出刚才看到的事、忽地又犹豫了……
……并不能保证刚才看到的不只是幻觉而已……
……但是、我相信着……
刚才看到的是バチェラ对我送出的信号
ひかる一定躲藏在哪里一直还活着……
……不管怎么说、没有必要告诉洋介……
至少是现在……
透「……哈哈哈……没、没什么……」
洋介「……什么啊、真是令人不快的家伙……不会在嗑什么奇怪的药吧……?」
透「……如果是那样就好了……不、是我自言自语、快点回去嗑药去……」
洋介「啊、啊……切、奇怪的家伙………」
……我和洋介离开了W&D社、继续巡逻……
我的心情完全放松了……
……只要活着、就一定能见到……
有那个希望的话、
我就还能一直活下去………
=================================================================================

……从那以后、很快地数年的岁月就过去了……
因为那个事件
V·S·S、I·V·S之类的企业体被揭发检举、
在那些之中也有被解体的企业……
丑事也影响到了政界、
许多下端的政治家被群众围攻。
橘玲佳、作为史上、罕见的极大恶人被冠上了一条一条的罪名、一时间就好像有要载入教科书的史册似的趋势……
但是、人是连这个也会忘记的生物……。
世界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继续前进着……
是的、世界不会改变……会变的只有渺小的个人境遇……。
権堂长官被解任、
随后是更温和的不显眼的老者来接任了……
然后我的战斗还在继续………
憎恶
みのり「透……中央通信中心被恐怖份子袭击了……」
透「……ゲンハ派的袭击吗?」
みのり「……是的……」
クーウォン死亡之后、被称作ゲンハ派的组织勃起了、和军队之间展开了比以前更激烈的战斗……。
ゲンハ派的行为又残虐又凶恶……和那个行为相比、飞刀可以看成是绅士集团。
透「みのり……ゲンハ的反应呢?」
みのり「很近了……从北方接近中……」
ゲンハ「呃、又是你吗……和你互杀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呢……!」
透「………………」
那之后、バチェラ和クーウォン的遗体
在深山里的小屋里被发现……
不顾大家的阻止、我看到了バチェラ的尸体。
那个惨状、铭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除了这样战斗的瞬间、
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那惨状都在脑海里甩都甩不掉……
ゲンハ「嘻嘻……真快乐啊、和你这样互杀真是让人快乐不已……本大爷很喜欢你那纯真的杀气啊!」
透「……啰嗦、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ゲンハ「呃、杀掉バチェラ真是正确的啊……因此、才能得到你这样的竞争对手啊!」
透「谁是你的竞争对手……差不多应该让你那讲歪理的嘴闭上了……!」
……对叫着的我、ゲンハ以奇妙的神妙的表情回答道……。
ゲンハ「……哟、爱和恨是等价的……我很明白バチェラ甚至侵入到你那里来向你挑战的心情……」
ゲンハ「透、你、不管是睡着还是醒着都在想着我的事吧?……只有想着我的事感情才会高涨吧?」
ゲンハ「……要怎么对付我、一直都在向着吧?」
透「……谁、谁会……!!」
ゲンハ「呀哈哈、我也是这样啊……我说、互相、把对方杀了的话、就会变得十分寂寞吧……」
……忽地在头脑里的一角、我同意了ゲンハ所说的话……杀掉ゲンハ的瞬间、说不定我就成为一具空壳了……。
透「是那样、又怎么样?……和以后的事没有关系……!!」
ゲンハ「没错……呀呼……有目标的人生真的快乐啊……!!」
没有回答、我瞄准了ゲンハ向他攻了过去……。
……打倒了ゲンハ之后、
我究竟该恨谁而活下去……
====================================================================================

……就这样、我人生最大的战斗迎来了十分痛苦的结局……。
……战斗不仅是在我的心里、也是在很多人心里
留下了很难治愈的创伤……。
……但是、那个创伤随着时间风化了、
是不久就会被忘记的东西……。
……リバイアサン所带来的灾难
是留在网络史上的大惨事……。
……以次事件为契机
橘玲佳和権堂长官的阴谋完全暴露、
在政治世界引起了未有过的大混乱……。
……政变的暴风吹得厉害、
有世界又一次陷入了混乱的漩涡之中的感觉。
V·S·S被解体、
军队的上层部也发生了激烈的生存战之后、
几乎人员都换掉了……。
……但是、这个混乱结束的时候、
网络的黑暗时代就结束了、新的时代会开始也说不定…虽然我也明白这样想是太过乐观了。
……值得庆幸的是、被リバイアサン所吸收的同伴们都、
从『那边的世界』平安地回来了。
……很难称作同伴的、
橘玲佳和ゲンハ两个人没有回来……。
……以优哉为首、已经进入了鬼籍的人们当然也、
没有复苏过来……。
……那场战斗刚结束、
クーウォン和队长把我们招齐、
向我们说明了过去了的时代的事情……。
クーウォン「本来、认识橘玲佳是在学生的时代……」
クーウォン「因为有都是在恶劣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这个共同点、我们很快就意气相投、变成很亲密的关系也没用很长时间……」
クーウォン「……学生时代、共同发表了大脑工程基础的研究」
クーウォン「因为这个缘故、我被她带进了军队、被拉来研究大脑工程」
クーウォン「但是、她变了……」
クーウォン「在我继续进行研究的时候、感觉到了这个计划的危险性……还有、感觉到了橘玲佳的危险思想的可怕……」
クーウォン「那个女狐狸从以前开始就没改变过想法……那个女人从那时起、就经常说洗脑芯片的构想」
透「…………」
クーウォン「不久我和几个主任技术者因为一些事情开始反对起玲佳来」
クーウォン「……现在回想起来、说不定对于她来说可以想成是十分过分的背叛。玲佳对我们设下了陷阱、要消灭我们」
透「消灭?」
クーウォン「她所构想的丑恶的洗脑工程……我和同僚们是那个工程最初的牺牲者」
クーウォン「因为是不完全的工程同僚们都、最终发狂而死……我克服了洗脑、带着你们逃出来真的是奇迹啊」
透「克服了洗脑……?」
クーウォン「玲佳的洗脑技术还不完全……但是如果没有某件事的发生、我肯定、不能从洗脑状态恢复过来的……」
透「难道说、某件事是……?」
クーウォン「是的、是憐……在网络空间遇到了应该已经死了的憐、因为她的呼唤我才能觉醒过来」
クーウォン「觉醒之后、我破坏了数据库、带着实验体逃亡了……」
クーウォン「然后我带着四个孩子、潜伏在深山的别墅里……但是、那里也很快被当局所发现了」
リャン「……我们所看到的别墅的记忆就是那时的事情啊……」
クーウォン「我不得已地、把芯片的副作用很强的リャン和ゲンハ留在身边、剩下的两人寄存在设施里来逃亡……」
八木澤「然后、找到那两个孩子的是我……但是、我也、在追クーウォン的时候、知道了橘玲佳的阴谋……」
八木澤「总之、把发现了的相马交给了当时我的伙伴……笹桐、笹桐就那样从军队辞职了」
透「月菜的父亲是队长的同僚吗……完全不知道啊……」
八木澤「是的、我追着剩下的バチェラ、于是受到了强烈的还击……」
バチェラ「那之后、我一边被大叔的部下们追着、一边追着憐……」
バチェラ「与此同时、憐被别动队逼入了绝境、让リバイアサン觉醒了……」
バチェラ「然后、那巨大的灾难全都推倒了我的头上……」
透「……话说回来、为什么队长、把我和バチェラ对上层部隐瞒、来包庇我们呢?」
八木澤「……总之是和クーウォン一样的理由……因为觉得洗脑芯片和最终兵器给玲佳的是、就像给狂人的兵器……」
バチェラ「……真的只是这样吗?」
八木澤「还有就是个人的感情……我有个和你们差不多年纪的失散了的孩子……」
……クーウォン对我们说完话后
又潜入了地下……。
……虽然说了要从恐怖份子引退下来、
但是我不认为那个热血汉会老老实实地呆着……。
……结果、大脑工程以前的
我们的记忆还是没有。
……但是、我们却平静地接受了那件事……。
在那个リバイアサン之中体验到的
『没有发生过的相会』
……大家、虽然嘴上不说、
但对那个『不存在的事情的记忆』
我不知为什么明白大家都没有忘记。
……即使如此我们都没有说那件事、
以简单的心情活在什么变化都没有的
现实世界中……。
……みのり、彩音、カイラ、洋介……
第一小队的人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回到了工作中。
みのり还是那么的亲切、
还是很冒失……
虽然一时想着要离开军队、
但结果还是选择了留在军队的这条路。
……不过、并不只是みのり这样……。
彩音比以前、待人接物的态度好了很多……
因为不再乱来了、虽然战绩下降了
但是我们欢迎那样的事。
カイラ还是穿着内衣闲逛、
喜欢男人的缺点也还是老样子……。
但是、和以前相比、
觉得好像有点冷静了。
至少、不再来诱惑我了……
有时候、能看见和渐渐地收敛了喜欢女人的缺点的洋介、
一起坐下来喝茶的样子。
……对于我们全员来说、
那次事件可能是人生的转折点
我是那样想的……。
……从那以后、没有再见到过あきら。
……有时候、我想起了在那个リバイアサン之中あきら给我看的
那个最后的笑容
我就会变得十分寂寞。
……不、那个あきら不可能就那样简单地死掉
那家伙也是草原之狼……
他也是优秀的假狼啊。
……月菜在V·S·S解体后、在军队的食堂工作。
这也是托了V·S·S从业员的康复指导政策的福……。
和其他V·S·S从业员一样、月菜受那起事件的影响
已完全丧失了连网的能力……。
……从虚拟武装的精英驾驶员
沦为食堂的大姐……
在外人看来是残酷的悲剧、
不过月菜似乎却并不怎么在意……。
…バチェラ和リャン在当局的保护下悠闲地生活着…
虽然这只是以旁人的眼光来看的。
……那两个人好像合得来、
最近两个人一直都是一起行动的……
拥有超演算力的少女、和拥有超记忆力的少女的最强组合诞生了。
……不过、看了现实中的两个人后、
只会觉得是年龄相近的(有点苯的)女孩子……。
……听说、バチェラ正在为被洗脑的被害者
做着脑内芯片修复程序什么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月菜得救的日子也不远了吧……。
……然后、憐已经不在了……。

……虽然我有一段时间、离开了军队
但回过神来就又开始了作为军人的生活……。
……不管怎么说、我好像也是不适合
过普通生活的人种。
而且为了忘记心中的重负
做粗糙的工作是最好的……。
……这样的日常生活反复着、又过了很长时间……。
「干杯~!」
小队长室里响彻着充满活力的欢声笑语……。
八木澤「我说……你们、也该遵守以下军规……」
洋介「别在意……中队长大人、恭喜你晋升!」
对着一本正经的队长、洋介顺势斟酒……不过、八木澤队长一本正经是很平常的事。
みのり「真是恭喜你……八木澤中队长大人!」
八木澤「……真是的、算了、现在才、说晋升什么的啊……」
可能是因为リバイアサン的骚乱上层部的人都换掉了的影响吧、连我们的基地也猛刮起了晋升的风暴。
因为那个影响八木澤小队长上升为了中队长、然后、新的小队长是……。
カイラ「哈哈哈……各位、请多多指教、啊哈哈哈哈」
「啊……从今以后、一定要叫カイラ小队长大人了吗……?」
みのり「这个倒无所谓……但是变成了小队长、就不要再穿着内衣来回走、也不要再诱惑新队员了」
カイラ「啊哈哈、我知道了……交给我、包在我身上、哇哈哈哈哈」
彩音「……还有一件事、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为什么食堂的大麻和平民会在这里呢?」
月菜「谁、谁是大妈了……真是失礼啊!」
バチェラ「是啊是啊……胸部稍为大一点就很了不起的样子!」
リャン「哼……」
……还是老样子、我们小队没有规矩这两个字、完全是轻松热闹的气氛氛围……。
……虽然在这气氛中感觉得到心情平静、但是我不论如何都没有心情和他们一起胡闹……。
みのり「但是、カイラ小队长……变成小队长了、就不能驾驶虚拟武装出击了」
カイラ「呃、骗人!?……我不要、我就算变成小队长也不从虚拟武装上下来!」
「………我说你啊」
洋介「……真是的、拜リバイアサン所赐、荒唐的小队长诞生了!」
「等、等一下……!」
洋介说出リバイアサン的名字的时候瞬间、全场一片寂静、全员很担心地看着我……。
洋介「……抱歉、透……我没有恶意」
透「……别在意、我也是、不能一直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啊……」
カイラ「对不起、小透……真是的、这个笨蛋洋介!」
透「没关系、没关系……真的……」
是在意我吗、酒席上漂着沉重的气氛……变成这样不是洋介的责任、是一直都、放不下那件事的我的错……。
透「我去一下厕所……回来的时候要更热闹一点啊」
みのり「……透」
……我一边装得和颜悦色、一边离开了队长室……。
透「……憐……」
……一走到走廊上、我的头脑就发热了。
不在意什么的是骗人的……即使是现在、每次听到リバイアサン、就会想起憐、我的胸口就会疼痛……。
就像在心中有看不见的伤口一样……这个伤口要愈合、究竟要用多久呢……?
バチェラ「透………」
不知什么时候、バチェラ站在了我的后面、很担心似的向我搭话……。
透「……怎么了、バチェラ?」
バチェラ「对不起……透……我、必须要向你道歉、一直都在这样想着……」
透「……道歉、道什么歉?」
バチェラ「我所作的修正程序、什么用都没有……」
透「…………」
我想起了在那边世界的事……バチェラ她、在那样的情况下、还在为憐一直做着BUG的修正程序。
透「别在意……已经全部都结束了……」
バチェラ「但是、自从那以后、透、就一直意志消沉的……我如果能为憐做点什么的话……!」
バチェラ的眼睛里浮现出大颗的泪珠……我呼地叹了口气、向着バチェラ微笑道。
透「谢谢你……我对バチェラ在那种情况下、还想着憐的事而感谢你……」
バチェラ「呜……但是……」
透「……好了、回去大家那里吧……别在意我的事……」
我隔着バチェラ的帽子、就像是大把抓似的抚摸着她的头……。
バチェラ「……嗯」
バチェラ好像是要把眼泪藏起来似的、把帽子重新很深地戴好、就那样、走回了小队长室去……。
透「……没错、已经一切都结束了……」
……也没有心情回宴会去了、不知不觉地我的脚向去惯了的作战室走去……。
透「……………」
从这个操作席上、究竟已经没入多少次了呢、又有多少次、插入神经插入子了呢……。
……然而、自从那仅有一次的战斗之后、我觉得我的心已经失去了安定和平静了……。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那么危险、
还想要玩战争游戏呢?
……真是的、自己也是蠢得哭都哭地出来……逃避战斗、我现在的这个样子完全、不能让憐看见……。
……憐没事的……
憐对哥哥的事、比谁都要清楚……
……或许是这样、憐的话说不定能明白……但是、我没能理解憐、结果最后连救她都做不到……。
……憐我啊、其实八年前就已经死了……
这样终于能变回本来就应该的样子了
……一定能……
透「可恶……!」
我摇着头、切断了涌上来的回忆……这样、沉溺于过去的回忆是不行的……。
……你是草原之狼
……因为复仇和后悔而停止不前可不行啊
……是的、我一定要为了死去的人们而继续前进……。
透「……好」
……我决定去自从那件事以来、一次都没去过的那个地方……。
……我和憐充满回忆的聊天室、再去一次那里、和过去做个诀别……。
……聊天室、看上去和那个时候一样………。
嗯……景色也很喜欢……
真正喜欢这里是、还有一个理由?
透「……不行、不行……」
一放松下来、我的头脑里就马上映出了过去的回忆……到了心痛得不得了的程度……。
透「……再也、不来这里了、我再也不会去想起憐的事了……」
我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嘀咕着、往回走、正准备出聊天室……。
透「哎哟……!」
我的脚被什么勾住了、差点就那样摔倒……我捡起勾住我的东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透「……花环……?」
哎嘿……
哥哥和憐结合了啊
……所以……
……没错、这是和憐结合之后、憐所编织出来的花环……。
透「可恶……正准备忘记憐的说……!」
我被激情所驱使紧紧握住花环、然后意识到了某件事而感到愕然……。
在网络的法则之下、残骸是不会被留下的……花在被摘的瞬间就会消失。
……憐之所以能编织出花环、那是因为憐有把网络的法则扭曲的力量……。
透「难道说……!?」
在东张西望地环顾四周的我的耳里、听到了从什么地方传来的令人怀念的声音……。
???「……嘶……嘶……」
在哪里听到过的安稳的睡觉时的鼻息声……我拔开草、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前进……。
在走着的我的脑海里想起了バチェラ的话……。
只是、这个程序、
把你芯片的法则也加了进去………
所以、只要有一次恢复正常的瞬间的话、
或许……
透「啊………!!」
憐「……嘶……嘶……」
在假想的草原的日光之中、憐以安稳的表情睡着……。
透「……憐………」
……在网络的尽头
终于感觉到和我一直在寻找的人见面了………。
……她又是义妹又是小小的恋人……
……电子体幽灵的女孩子………
憐「哞呀……唔唔……哥哥……?」
在假想的草原上开始的故事
在假想的草原上宣告终结
我把失去肉体了的妹妹
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

……就这样、我人生最大的战斗迎来了十分痛苦的结局……。
……战斗不仅是在我的心里、也是在很多人心里
留下了很难治愈的创伤……。
……但是、那个创伤随着时间风化了、
是不久就会被忘记的东西……。
……リバイアサン所带来的灾难
是留在网络史上的大惨事……。
……以次事件为契机
橘玲佳和権堂长官的阴谋完全暴露、
在政治世界引起了未有过的大混乱……。
……政变的暴风吹得厉害、
有世界又一次陷入了混乱的漩涡之中的感觉。
V·S·S被解体、
军队的上层部也发生了激烈的生存战之后、
几乎人员都换掉了……。
……但是、这个混乱结束的时候、
网络的黑暗时代就结束了、新的时代会开始也说不定…虽然我也明白这样想是太过乐观了。
……值得庆幸的是、被リバイアサン所吸收的同伴们都、
从『那边的世界』平安地回来了。
……很难称作同伴的、
橘玲佳和ゲンハ两个人没有回来……。
……以优哉为首、已经进入了鬼籍的人们当然也、
没有复苏过来……。
……那场战斗刚结束、
クーウォン和队长把我们招齐、
向我们说明了过去了的时代的事情……。
クーウォン「本来、认识橘玲佳是在学生的时代……」
クーウォン「因为有都是在恶劣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这个共同点、我们很快就意气相投、变成很亲密的关系也没用很长时间……」
クーウォン「……学生时代、共同发表了大脑工程基础的研究」
クーウォン「因为这个缘故、我被她带进了军队、被拉来研究大脑工程」
クーウォン「但是、她变了……」
クーウォン「在我继续进行研究的时候、感觉到了这个计划的危险性……还有、感觉到了橘玲佳的危险思想的可怕……」
クーウォン「那个女狐狸从以前开始就没改变过想法……那个女人从那时起、就经常说洗脑芯片的构想」
透「…………」
クーウォン「不久我和几个主任技术者因为一些事情开始反对起玲佳来」
クーウォン「……现在回想起来、说不定对于她来说可以想成是十分过分的背叛。玲佳对我们设下了陷阱、要消灭我们」
透「消灭?」
クーウォン「她所构想的丑恶的洗脑工程……我和同僚们是那个工程最初的牺牲者」
クーウォン「因为是不完全的工程同僚们都、最终发狂而死……我克服了洗脑、带着你们逃出来真的是奇迹啊」
透「克服了洗脑……?」
クーウォン「玲佳的洗脑技术还不完全……但是如果没有某件事的发生、我肯定、不能从洗脑状态恢复过来的……」
透「难道说、某件事是……?」
クーウォン「是的、是憐……在网络空间遇到了应该已经死了的憐、因为她的呼唤我才能觉醒过来」
クーウォン「觉醒之后、我破坏了数据库、带着实验体逃亡了……」
クーウォン「然后我带着四个孩子、潜伏在深山的别墅里……但是、那里也很快被当局所发现了」
リャン「……我们所看到的别墅的记忆就是那时的事情啊……」
クーウォン「我不得已地、把芯片的副作用很强的リャン和ゲンハ留在身边、剩下的两人寄存在设施里来逃亡……」
八木澤「然后、找到那两个孩子的是我……但是、我也、在追クーウォン的时候、知道了橘玲佳的阴谋……」
八木澤「总之、把发现了的相马交给了当时我的伙伴……笹桐、笹桐就那样从军队辞职了」
透「月菜的父亲是队长的同僚吗……完全不知道啊……」
八木澤「是的、我追着剩下的バチェラ、于是受到了强烈的还击……」
バチェラ「那之后、我一边被大叔的部下们追着、一边追着憐……」
バチェラ「与此同时、憐被别动队逼入了绝境、让リバイアサン觉醒了……」
バチェラ「然后、那巨大的灾难全都推倒了我的头上……」
透「……话说回来、为什么队长、把我和バチェラ对上层部隐瞒、来包庇我们呢?」
八木澤「……总之是和クーウォン一样的理由……因为觉得洗脑芯片和最终兵器给玲佳的是、就像给狂人的兵器……」
バチェラ「……真的只是这样吗?」
八木澤「还有就是个人的感情……我有个和你们差不多年纪的失散了的孩子……」
……クーウォン对我们说完话后
又潜入了地下……。
……虽然说了要从恐怖份子引退下来、
但是我不认为那个热血汉会老老实实地呆着……。
……结果、大脑工程以前的
我们的记忆还是没有。
……但是、我们却平静地接受了那件事……。
在那个リバイアサン之中体验到的
『没有发生过的相会』
……大家、虽然嘴上不说、
但对那个『不存在的事情的记忆』
我不知为什么明白大家都没有忘记。
……即使如此我们都没有说那件事、
以简单的心情活在什么变化都没有的
现实世界中……。
……みのり、彩音、カイラ、洋介……
第一小队的人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回到了工作中。
みのり还是那么的亲切、
还是很冒失……
虽然一时想着要离开军队、
但结果还是选择了留在军队的这条路。
……不过、并不只是みのり这样……。
彩音比以前、待人接物的态度好了很多……
因为不再乱来了、虽然战绩下降了
但是我们欢迎那样的事。
カイラ还是穿着内衣闲逛、
喜欢男人的缺点也还是老样子……。
但是、和以前相比、
觉得好像有点冷静了。
至少、不再来诱惑我了……
有时候、能看见和渐渐地收敛了喜欢女人的缺点的洋介、
一起坐下来喝茶的样子。
……对于我们全员来说、
那次事件可能是人生的转折点
我是那样想的……。
……从那以后、没有再见到过あきら。
……有时候、我想起了在那个リバイアサン之中あきら给我看的
那个最后的笑容
我就会变得十分寂寞。
……不、那个あきら不可能就那样简单地死掉
那家伙也是草原之狼……
他也是优秀的假狼啊。
……月菜在V·S·S解体后、在军队的食堂工作。
这也是托了V·S·S从业员的康复指导政策的福……。
和其他V·S·S从业员一样、月菜受那起事件的影响
已完全丧失了连网的能力……。
……从虚拟武装的精英驾驶员
沦为食堂的大姐……
在外人看来是残酷的悲剧、
不过月菜似乎却并不怎么在意……。
…バチェラ和リャン在当局的保护下悠闲地生活着…
虽然这只是以旁人的眼光来看的。
……那两个人好像合得来、
最近两个人一直都是一起行动的……
拥有超演算力的少女、和拥有超记忆力的少女的最强组合诞生了。
……不过、看了现实中的两个人后、
只会觉得是年龄相近的(有点苯的)女孩子……。
……然后、憐已经不在了……。
……我在事件的收尾结束之后、
留下了辞职书离开了基地……。
融合
……现在的我、在那个小屋里像个隐士似的
一个人静静地生活着……。
……这样、一个人生活在寂静的深山里的话
和那个リバイアサン的战斗
就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透「他们……还健康吗……」
リャン「当然健康……透、果然、你、窝在这种地方呢!?」
透「哇……你们、到底为什么会来这里……!?」
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五个女孩子弄得我说不出话来……。
「稍微想一下的话谁都会知道的……为什么、你一个人走了!?」
「虽然知道你很痛苦……但是我觉得一个人的话、无法重新站起来?」
「说得对……可以的话就回到军队来吧?……队长还为你留着位子哦?」
月菜「如果讨厌军队的话……就由我来、照顾透……?」
「军队食堂的大妈还敢说……」
月菜「谁、谁是食堂的大妈啊……!?」
彩音「我说、你们几个、安静一点……!」
被彩音一喝、女孩子们陷入了沉默……看着她们的样子、终于、我的脸颊放松了……。
透「……谢谢、你们在为我担心呢……」
「哪、哪有、谢谢什么的……」
リャン「嗯、嗯、我们只是很空闲……」
透「谢谢、我真的很高兴……但是、现在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吗……?」
「嗯、嗯……但是……」
「……真是拿你没办法、就让你一个人吧……」
バチェラ「说得对……透、我们就在这附近玩、你有心情了的话……」
透「谢谢……就这样……」
女孩子们一边不停地回头看我、一边马上向下面的河原走去……。
透「对不起……各位……」
轻轻地自言自语后、头脑中的那个女孩子小声说话了……。
……有很多很好的朋友啊、哥哥
……啊、是啊……
真是的、我过去尽是些女性朋友啊……
但是、这样好吗……?
那些人、好像真的很担心哥哥?
……我知道的……
但是、对我来说有憐在就够了……
……我一边看着那些女孩子、一边和头脑中的『憐』像平时一样谈话……。
……リバイアサン崩坏后、憐通过我脑内的芯片潜入了我的意识之中、就像是一半融合在一起似的继续生存着。
为什么、那种事能够实现我不知道……说不定是大脑也只不过是记忆的一种证据、也说不定是因为我脑内芯片的特殊性。
……还有可能、说不定说、因为失去了憐的打击、我的神经有哪里出问题了。
只有一点、能确定的是、『憐』的个性
在哥哥的意识中永远活着这件事……
和哥哥的意识融合了……
……从被融合的瞬间、我感觉到憐的个性和我的个性渐渐地融化在了一起。
……是因为那个关系吗、觉得『憐』的声音一天一天地弱了下去。
然后、总有一天『憐』在哥哥的身体里、
会完全地沉睡下去也说不定……
我因为不想要那样、所以才来这深山里不是的吗……所以、才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心
过着平稳的生活不是吗……
憐的存在会消失……那种事一想到就很痛苦、我的心就会一下子痛起来……。
不是的……憐不会消失的……
只是在哥哥的体内沉睡下去……
沉睡……?
是的……
『憐』一直活在哥哥的体内……
哥哥的话应该会感受到的……?
一边微笑着、『憐』一边在我的体内沉睡下去……然后、变得连声音也听不到了的又远又小……。
晚安……
哥哥……
我喜欢你
没什么好悲伤的……因为『憐』一直在那里睡着……。
………憐………
然而、我不能止住溢出的眼泪……。
みのり「………透……?」
我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抬起了头、只见女孩子们有点远地围着我、很担心似的看着我……。
「怎、怎么了……透……?」
「…………」
「对了……我做了便当了……不来一起吃吗?」
……一瞬间、我张开拒绝的口到一半、就那样停住了……
「………透」
……担心我的表情……五个少女以各自的温柔、包围着我
……然而、我的悲伤却停不下来……但是、并不是在悲伤……。
透「说的是啊……正好、肚子饿了……就来吃点吧……」
……听到我的回答、大家的脸上都浮现出放心的笑容……。
「那、那样的话就在河原吃吧……在那里的话、大家能一起吃!」
「啊、是啊……」
我和她们都一边注意着脚下、一边向河原走去……。
リャン「没事的、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有我们在……」
然后、明天一定会下山、再次向城市走去吧……之后的事现在的我还不知道……。
……但是、即使如此我有一件事是知道的……。
……轻轻地闭上眼之后、在黑暗之中、我从身体的内侧强烈地感觉到憐的气息……。
……就好像是、从身体内侧被抱住似的感觉……是的、憐和我混合在了一起、的确在我的体内一直活着……。
是的、『憐』一直都和哥哥在一起哦……
终于明白了啊……
……憐最后一次、微笑着、
然后在我的体内沉睡下去……。
透「晚安、憐………」
……向憐告别、
我再次走向了现实的人生……。
============================================================================

……就这样、我人生最大的战斗迎来了十分痛苦的结局……。
……战斗不仅是在我的心里、也是在很多人心里
留下了很难治愈的创伤……。
……但是、那个创伤随着时间风化了、
是不久就会被忘记的东西……。
……リバイアサン所带来的灾难
是留在网络史上的大惨事……。
……以次事件为契机
橘玲佳和権堂长官的阴谋完全暴露、
在政治世界引起了未有过的大混乱……。
……政变的暴风吹得厉害、
有世界又一次陷入了混乱的漩涡之中的感觉。
……但是、那种混乱不知什么时候收住了、
又有新的混乱出现了这样反复……
即使如此一点点地、网络有了新的和平……。
……值得庆幸的是、被リバイアサン所吸收的同伴们都、
从『那边的世界』平安地回来了。
……很难称作同伴的、
橘玲佳和ゲンハ两个人没有回来……。
……以优哉为首、已经进入了鬼籍的人们当然也、
没有复苏过来……。
……那场战斗刚结束、
クーウォン和队长把我们招齐、
向我们说明了过去了的时代的事情……。
クーウォン「本来、认识橘玲佳是在学生的时代……」
クーウォン「因为有都是在恶劣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这个共同点、我们很快就意气相投、变成很亲密的关系也没用很长时间……」
クーウォン「……学生时代、共同发表了大脑工程基础的研究」
クーウォン「因为这个缘故、我被她带进了军队、被拉来研究大脑工程」
クーウォン「但是、她变了……」
クーウォン「在我继续进行研究的时候、感觉到了这个计划的危险性……还有、感觉到了橘玲佳的危险思想的可怕……」
クーウォン「那个女狐狸从以前开始就没改变过想法……那个女人从那时起、就经常说洗脑芯片的构想」
透「…………」
クーウォン「不久我和几个主任技术者因为一些事情开始反对起玲佳来」
クーウォン「……现在回想起来、说不定对于她来说可以想成是十分过分的背叛。玲佳对我们设下了陷阱、要消灭我们」
透「消灭?」
クーウォン「她所构想的丑恶的洗脑工程……我和同僚们是那个工程最初的牺牲者」
クーウォン「因为是不完全的工程同僚们都、最终发狂而死……我克服了洗脑、带着你们逃出来真的是奇迹啊」
透「克服了洗脑……?」
クーウォン「玲佳的洗脑技术还不完全……但是如果没有某件事的发生、我肯定、不能从洗脑状态恢复过来的……」
透「难道说、某件事是……?」
クーウォン「是的、是憐……在网络空间遇到了应该已经死了的憐、因为她的呼唤我才能觉醒过来」
クーウォン「觉醒之后、我破坏了数据库、带着实验体逃亡了……」
クーウォン「然后我带着四个孩子、潜伏在深山的别墅里……但是、那里也很快被当局所发现了」
リャン「……我们所看到的别墅的记忆就是那时的事情啊……」
クーウォン「我不得已地、把芯片的副作用很强的リャン和ゲンハ留在身边、剩下的两人寄存在设施里来逃亡……」
八木澤「然后、找到那两个孩子的是我……但是、我也、在追クーウォン的时候、知道了橘玲佳的阴谋……」
八木澤「总之、把发现了的相马交给了当时我的伙伴……笹桐、笹桐就那样从军队辞职了」
透「月菜的父亲是队长的同僚吗……完全不知道啊……」
八木澤「是的、我追着剩下的バチェラ、于是受到了强烈的还击……」
バチェラ「那之后、我一边被大叔的部下们追着、一边追着憐……」
バチェラ「与此同时、憐被别动队逼入了绝境、让リバイアサン觉醒了……」
バチェラ「然后、那巨大的灾难全都推倒了我的头上……」
透「……话说回来、为什么队长、把我和バチェラ对上层部隐瞒、来包庇我们呢?」
八木澤「……总之是和クーウォン一样的理由……因为觉得洗脑芯片和最终兵器给玲佳的是、就像给狂人的兵器……」
バチェラ「……真的只是这样吗?」
八木澤「还有就是个人的感情……我有个和你们差不多年纪的失散了的孩子……」
……クーウォン对我们说完话后
又潜入了地下……。
……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クーウォン……。
永远
透「呼………」
……写完回忆录、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这样一来我人生最后的工作就结束了。
……从和那个リバイアサン战斗以来、究竟过了多少年啊……现在我过着恩赐的生活、成为老糊涂的退役军人已经很久了……。
透「诶哟嘿……」
我一边压着疼痛的腰、一边看着旁边桌子上的照片……当时的朋友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我。
我在那件事后、取了这张照片里其中一人为妻、匆匆忙忙地过着波澜万丈的人生……。
但是、妻子也去另一个世界很久了……在照片里映着的朋友之中、到现在还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接下来也没多少时间了吧……但是、我不想坐着等死、我很早以前就已经决定要怎样迎接我的死亡了……。
透「……没有生锈就好了……」
我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接续着现在已经成为旧款式了的神经插入子、用脱离了时代的端末、试着几十年没进兴过的没入……。
……如果无论如何都要死的话我想在网络里死……那是我的愿望……。
透「哦………」
看上去几十年不见的网络空间和以前一点变化都没有……我一边发出感叹的声音、一边踏入到网络空间。
透「哈哈哈……这真是愉快!」
轻飘飘的……身体像返老还童似的轻……我变得得意忘形、用电子体尽全力地快跑。
透「危险……请放慢步伐、实体的负荷太重了」
就像要破坏我的心情似的、警告音响了……管它呢、我更加快地跑了起来。
透「危险、危险……超过了界限值了、马上联络医疗机关、快……」
我一边笑着警告、一边像风一样在网络空间飞奔……。
透「危险·危险·危险·危险………」
像风暴似的响着的警告音突然停止了……然后、我认识到了实体的心脏已经停止了……。
透「真是的……真是不尽兴啊……」
我投身于假想空间的草地上、等待着死亡的时刻……还能坚持多久呢、我想要把这景色铭刻于灵魂似的睁开着眼……。
透「……总觉得、好怀念啊……」
微微作响的风、广阔无边的草原、蔚蓝的天空……对这景色感到奇怪的怀念。
……对了、这里和、我年轻的时候作的、那个自满的聊天室很相似……。
???「……哥哥……」
草原之中有谁在叫我。我从来都没忘记过这个令人怀念的声音……。
透「……憐、你来接我了吗……?」
对我的提问憐静静地摇了摇头、轻轻地向我伸出手……。
憐「憐既不是幽灵也不是幻觉哦……哥哥……」
透「憐……到底是……?」
……然后、看到在憐背后的东西、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透「……リバイアサン!?……为什么、明明应该已经被破坏了!?」
憐「……不要担心、哥哥……那孩子已经、不会再发狂了……」
憐的手轻轻地抱紧我、令人怀念的体温强烈地紧抱着我……。
憐「那个孩子没有被破坏哦……只是、静静地沉睡了而已……它的记忆永远都活着……」
透「……哦……」
在我的眼前那个另一个世界的空间展开了……在那里有令人怀念的人们、在等着我……。
透「真是的……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应该在变得老糊涂之前来的……」
憐「……哥哥、不是老糊涂哦……」
憐用嘴唇贴住我的嘴唇、不可思议的活力充满了我的体内……。
憐「……电子体幽灵是不会老的、哥哥……只要自己不希望……」
憐一边微笑着、一边放开我……憐的瞳孔里浮现出大颗的眼泪……。
透「……憐………」
憐「……哥哥、我在等着……一直、一直……」
……我忘记了一切、用力紧紧抱住憐的身体……。
憐「……终于……终于、从今以后、憐和哥哥的故事就要开始了呢……」
……憐像以前那样靠在我的身上、胸口被泪水浸湿……。
憐「……我爱你、哥哥……」
……下一个瞬间、
我的灵魂扩散为网络空间里的无数记忆……
草原之狼和
电子体幽灵的
永远的故事开始了。

冰羽寒星 2007-01-28 20:21
楼主翻译的还是不错的 继续加油

ltt007 2007-01-29 08:18
PS2上是不会有18X的DD的...= =上过当的人NO.2...
支持LZ~~

bbxbbx7075 2007-03-03 22:56
LZ翻译的不错么(为什么PS2米有H捏?)

beluzebubu 2007-03-04 00:40
Quote:
引用第6楼bbxbbx70752007-03-03 22:56发表的:
LZ翻译的不错么(为什么PS2米有H捏?)

PS2上的18禁galgame都是用来歪歪的。。。
不过illusion出的几个DVD版游戏倒是能在PS2上玩的。。。

chuchulqh 2007-03-07 09:44
竟然能翻译下来...

jccg52109 2007-03-26 17:56
太厉害了,真有毅力啊

w9716 2007-04-07 00:51
終於........看懂了..........

對照著這篇翻譯把爆機的結局看完了...........

无聊人 2007-04-23 00:02
好多字啊!要是会日语就好了! 郁闷啊!楼主会不会替换字幕啊!会的把这个游戏翻一下!不过好像好难!我说说而已! 支持一下楼主!

chaolucky 2007-05-04 02:20
哇啊..好多..这个是楼主翻译的吗~~?.
厉害..

hongyeming 2007-05-06 22:06
额...好多字啊,好晕.....
真亏LZ能挺下来呢,我光看到这么多字就已经晕了呢,更别说自己去翻这么多字了.....
感谢下,回了慢慢看了

in3221523 2007-05-09 08:50
PS2上优很多这东西吧!不过只是变了全年龄版已而

tewaku 2007-05-11 03:34
哇..这么多字..

看了10/2我就看不下了..

chexk03 2007-05-11 12:38
寒楼上的“10/2”,几年级了?
最赞的结局我觉得还是“永远”,不过对应的大黑球中的选项却很让我郁闷……

chenbe 2007-05-12 20:00
LZ你是汉化组的吗?好厉害啊!!

q2217521 2007-05-14 18:55
楼主辛苦了~~~~

nhxiaoyu 2007-06-19 09:06
好多字啊!!!!!!!!!!!

hyj02469041 2007-07-01 20:00
LZ你相当强,先不说翻译能力。。单把这些字写上来就已经够强大了。

angeloufairy 2007-07-01 23:18
厉害啊 全是楼主一个人吗? 真了不起 继续加油

tjx 2007-08-18 11:08
哎,现在人老了,战不动了,随时准备退休。。。

Suzumiya 2007-08-18 15:04
哪有= =
熏先辈还很年轻呐= =

tjx 2007-08-18 22:40
Quote:
引用第22楼Suzumiya2007-08-18 15:04发表的:
哪有= =
熏先辈还很年轻呐= =

=v=
凉宫?!你也来回风逛啦。。。

Suzumiya 2007-08-18 23:10

CK没肉吃……
好久没开荤饿死了……

liuhansong 2007-08-21 10:44
可以进汉化组的实力

jc3213 2007-09-01 22:56
总觉得彩音线不怎么完美,而且貌似除了电子幽灵体的那只其他全部都被强推过.

Arietta 2007-09-02 19:14
啊!這個是!!!記得在某個動畫網看過好像有出過動畫劇場?

神無月苍穹 2007-09-03 17:03
就只玩了彩音线和实里线 LZ加油吧 现在日语达人还真多.........

zeatgd 2007-09-03 20:58
强大啊 看过OVA满不错的说

999KG 2007-09-06 03:24
这游戏不错.尤其看过OVA后.
感谢你的发布.我日文苦手啊..

jy03781286 2007-09-07 17:44
!!!复制还是写的。。。

ymyymyymyy 2007-09-08 09:12
只看过ova饿。。貌似。。

jjou 2007-09-08 17:51
厉害啊

evilacg 2007-09-08 20:21
LZ这么有爱的话汉化游戏吧!貌似有人汉化中?

holyknight 2007-09-08 21:22
很久就看到说这个游戏开始汉化了,不过到现在也没风声.

fox19sai 2007-09-10 09:42
LZ翻译辛苦了~~`正准备入手PS2的某人观望了~

zeatgundam 2007-09-10 14:46
OVA动画看者不错 希望PS能早日跌破1千大观

zero110 2007-09-19 12:54
猛男啊,不要说是你自己写的,那就太佩服了

draak 2007-09-21 21:13
如果没有图画的话,光看这些字已经头晕了

btlgmkii 2007-09-30 22:52
楼主好厉害的说 我的第二外语是日语..可是,现在还是什么都看不懂...

lm020107 2007-10-02 14:35
……原来PS2上没有18X的东西啊~~汗~不费劲玩了~PC去~

tyrantkdeath 2007-10-04 13:16
……我是日语白痴……所以现在是相当的敬仰LZ了……

老底 2007-10-10 22:45
真多字..

给你一半 2007-10-11 10:47
有打包的么。。。

黄昏乐章 2007-10-13 18:40
LZ真有爱

55236589 2007-10-21 05:46
啊啦....强大的LZ....拜一个吧~

PS:偶只玩过1条路线...考虑是不是去补下呢~

Fate 2007-10-24 17:16
收藏了...顶起

flesym_OTL 2007-10-27 13:21
下来玩玩先

declan 2007-11-01 10:39
当年买ps为了玩机战f完结,玩通了就把ps送人的人飘过...


查看完整版本: [-- [翻译]BFE的结局(1/26完成了全部16个~)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257601 second(s),query:4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