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原創][一篇完?]夢之空 --]

回忆之风 -> 回风文学社 -> [原創][一篇完?]夢之空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phillui 2007-03-24 22:05
突然想寫一點東西....
獻醜了~

「看!天是那麼的蔚藍!...」
我現在看的是名為「天朗氣清」的話劇,也許大家一定會想「不是吧?你還真是無聊!」之類的說話。
可是如果你在這裡能夠不戴著全套安全裝備就能出門而安然無恙,那你一定不是生物。
2020年的地球,已經受到核子幅射和有毒廢料的嚴重污染,除了人類所有生物都已經絕跡於世上。
人類苟且偷安換來的只是畸形的身體,短暫的壽命
地球的溫度更是有如火山冰淇淋般冷熱各成極端

當中,完全安然無恙的人,都被稱為”希望”
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但是並不自豪,也不心存僥倖
我只為人類自己種下的惡果感到羞愧

這些話劇就是用以麻醉人心的
讓已經沒有未來的人能夠安慰自己
我雖然很厭惡這些場合,但是作為”希望”都不相信這些麻醉人的話劇,其他人該怎辦?
”希望”,只是假像
恐懼,迷惘植根於人心中
沒有人能倖免

當話劇演員在台上謝幕後,我把整套防護服拿出來,一邊懷著異樣的心情一邊穿上
「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適?」坐在我旁邊的母親擔心地問了我一下
「...不是...沒有事...」我借詞逃遁到洗手間,這種對”希望”過份的關懷令我喘不過氣來
使我益發討厭自己的身份

在我洗臉的時候,突然一個長髮女孩在我身後出現,我本能地從腰間掏出手鎗喵準好的眉心,可是在手碰到鎗的那一剎那,銀色的寒氣在我頸上流竄
「你是反叛份子嗎?」我雙手舉起以示投降,瞧她佩戴著防毒面具我也無法從好的表情得知她的動機
「...生命...」一陣非常微弱的聲音斷斷續續送到耳邊,那種氣若遊絲令你不禁懷疑究竟她是否還生存著
我沉思了一會,「生命」應該是指我的性命吧?反叛份子殺掉我也沒有任何好處,而且我自問也沒有得罪任何人以致招惹殺身之禍。
「我..」當我說出第一個字時,那女孩像中鎗般往後倒下,我本能地抱著她,那時竟沒想到她正在瞄準我的心臟
無聲的一擊,鮮紅的血液在洗滌鮮白的防護服,那寒冷而愴涼的空氣瞬間夾雜了些許甜膩
我跪在地上,靜聽那「滴滴滴」的生命,那女孩在我面前正座起來,拿出一個小瓶子把我的血液儲起來,當她收好那瓶子時,她做了一件意所不到的事........
眼前有一個防毒面具消失了,換來是我那最要好的朋友的臉孔,唇上留下對方的烙印
「對不起...請原諒我...」最後投影在我眼內的是在空中飛灑的串串珍珠
地上,留下的是一灘血水和一把刻著”夜神”的短刀

刺眼的陽光從我的眼角竄進眼內,在我旁邊睡著我就是把我殺死一次的人
我站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望向那無盡的晨曦

~完~

大家隨便評價~
以上

sagisawa 2007-03-24 22:14
不HD地把在CK的回帖引过来XD

罪与罚后的重生么……
或是心中某些渴望么,或是祈求么……
或是微漠的希望么,或是永无的绝望么……
是该去追求,还是该去放弃?
追求那虚幻的美好,放弃无法改变的现实么……还是……
双刀写得很深……
浅薄的我还是无法了解呢……
也许,就这样思考也很不错呢。
思考,或许也是反思吧。

sagisawa上


查看完整版本: [-- [原創][一篇完?]夢之空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63113 second(s),query:4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