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暮秋》[彩花庆生]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桧月彩花
级别: 回风一年生


精华: 1
发帖: 7
光玉: 2 颗
回风币: 411 MMW$
团子: 0 只
梦の羽: 0 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12-11
最后登录:2008-12-07

 《暮秋》[彩花庆生]

暮秋
又是一年的晚秋——
一成不变的房屋、一成不变的街道、一成不变的空气。在变的似乎只有岁月,还有岁月在脸上洗历过的痕迹——稚嫩的气息渐渐淡去。回过头才发现,寒冷的冬天悄然而至,而秋天的尾巴就仿佛捉迷藏的小姑娘,要么不见踪影、要么只留一掠而过的背影,刹那间便不见了。
又一年的十二月七日。不知为何,从清晨起就下起了零星的小雨。注意到的时候,窗外便响起了淘气的雨点不断刨窗的声音。晚秋一般是不怎么会下雨的,记忆里要是下起了雨,便会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可不能让“他们”进屋来!若是让“他们”打湿各种各样的东西还是相当讨厌的。我关上了门窗,提着雨伞走出了家门。
但不可思议的是,不知何时,我开始喜欢上了雨。若说究竟是什么理由,似乎业已记不清楚。大概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能从雨的气息中感受到她的“味道”——一个喜欢雨的女孩儿。到底她是被雨的哪一点所吸引?他们的纯洁无暇、晶莹剔透?还是这不可思议的“淅沥沥沥”的令人沉静的雨声?抑或是这朦朦胧胧地给万物披上一层光晕,那氤氲的雨景?
都有吧——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定是向往美好事物的,而因此她成为了美好的化身,理所当然才会有她的味道吧。
——还是说时间业已无情夺走了我回忆中她的气息。我只是一厢情愿地寄托于雨中寻找她的影子呢?
我不敢想。








************************

我走进了这次的目的地,商店街靠车站的一家西点店。这里装饰可爱,甜品味美而且价格适中,受到许多女性的欢迎,因此是风评相当不错的地方。
“欢迎光临!”店员带着职业性的微笑上前,“请问有何需要?”
“请给我预定的蛋糕。”说着拿出预定券递给店员。
“了解,请稍等片刻。”他确定完后如是回答。
等待期间,我打量着店内情景:整体色调偏暖却不失稳重,局部布置得相当可爱。门上“营业中”的挂牌是由布熊怀抱悬挂着的。墙上与货柜之间,时不时会出现搭配巧妙的鲜花。一个不经意的蝴蝶结看得出店长不错的品位。由于已经过了傍晚,冷柜中零售的方砖蛋糕卖得已经寥寥无几,有些无精打采地搭拉在冷柜里面。
“哇,这栗子蛋糕看上去很好吃哦。”
“哎?”
“(——)也这么认为的吧。”一个微笑从脑海中闪过。那是我常常梦见自己去无尽追寻的秋天的残影
“先生?先生!”意识被店员小姐拉回。
“啊,抱歉。”我转过头回答。
“您预定的蛋糕,做成这样可以吗?”一贯的职业性的微笑。
很朴素的裱花。周围仅有波浪花纹,鲜奶平面大部分由七朵红色的蔷薇与绿叶簇拥着——繁花锦簇的一隅。还有一行鲜红的由我嘱咐写上去的字。
“永远的十四岁。”







************************

独自一人的回程显得格外漫长,相伴的只有“嗒嗒”的雨点敲击伞面的声音。伞下,我旁边空出的空间呈现着极不自然的状态,犹如本身有什么人在那里,或者正在等待着某人的到来一般。那个空间就这么孤立着,有些寂寞与苍凉。
渐渐地,听不到雨声了,不一会儿竟有些许夕阳穿过乌云,倾斜下来。风带来了些许水汽,夹杂着冬天的温度,渗透着我的心肺。
穿过曾经经常散步的公园。突然地、偶然地、错觉般地飘过的柑橘香让我猛地回头。一阵寒风吹过,所见不过秋末冬初的萧索之景。
这是这个季节常有的错觉。总以为习以为常,但适时却无法释怀。很是沉重的。
追溯昔日逐青梅,池边立是谁?萦绕秋风瑟瑟,寒雨扣心扉。立素伞,逝光阴,旻雨霏。子可知情,相濡以沫,伞缘共泪。


[诉衷情]

曾经相伴的公园,在公园中那小小的一方水池前伫立。曾经飞溅着晶莹水珠的水池,取而代之的是残壁凋破、早已干涸的衰败的附属品。曾经坐满和善邻里的长椅,取而代之的是孤立着的铁架,上面的木板似乎被过去藏了起来,哪里都找不到了。邻里之间一直讨论着这破旧的公园将被翻修的话题。这成了一时家庭主妇们茶余饭后挂在脸上笑容的源泉。但我心中犹如被抽空一般,感到莫名的悲伤。
冬天正在侵占着一切,秋天的尾巴已经哪里都找不到了。
秋天啊!为何你总是在我最渴望见到你的时候,你却在冬风的追逐之下,在不显眼的角落里渐渐融化。
“秋天的尾巴?不是还有吗?”一片刚才还在树枝上挣扎的黄叶飘然栩然地落到了我张开的手心里,“这便是最后的秋天了。”







************************

沐浴。
犹如来自上帝手中为我们洗礼的圣水,如此透明纯洁,把我尘埋网封的心滤就得明朗一些。这大概像虔诚的圣徒面对自己的神之前,净身等待着某种仪式的感觉。
当然那样的仪式必定是神圣的,且必定是圣洁的。《创世纪》的谱写过程中,海顿每天写作之前都要虔诚地跪拜在神像前面,把心袒露给上苍。想必这就是海顿大师名为“写作”的神圣仪式吧。
我实在是求不得大师的境界。但若是真心诚意的话,洗干净些身体,洗干净些心灵。这应是起码的尊重情感的表达方式吧。
我擦干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独自走向空无一人的房间,准备迎接那寻找秋天的仪式
将桌上的蛋糕打开,点上蜡烛,关上了电灯。烛光下,一切都沉静下来,唯有那丛蔷薇格外娇艳,那行文书格外鲜红。
永远的十四岁。
是的,我业已十八岁成年,而死者永远十四岁。
生日快乐,彩花。那么,仪式开始了。










8/5/2008 第一稿
8/7/2008 第二稿
我就是那个传说的入游魔XD.
顶端 Posted: 2008-12-07 00:17 | [楼 主]
桧月彩花
级别: 回风一年生


精华: 1
发帖: 7
光玉: 2 颗
回风币: 411 MMW$
团子: 0 只
梦の羽: 0 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12-11
最后登录:2008-12-07

 

后记一些话
这原本是为了SILLAGE2投稿的作品,但同时似乎写成了Ayaka的庆生文。嘛今年提早完成没什么不好的。虽然差距四个月有点奇怪。本来打算拿旧文填坑,后来实在是不好意思,才写了新的。
关于主题,如果说《秋殇》是爱的理由,那么《暮秋》则是一种对于时间磨平棱角的不安。文中的“我”是谁并不重要,所以我也没出现任何人的名字。关键重要的是“我”的所想所感。另外,文字表达似乎有点生涩,请多多包涵。
我就是那个传说的入游魔XD.
顶端 Posted: 2008-12-07 00:22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回忆之风 » 回风文学社